显示标签为“禱告”的博文。显示所有博文
显示标签为“禱告”的博文。显示所有博文

2019/05/20

順服神才有真正的尊嚴

冀晉 郭民
傍晚,夕陽西下,放射出的餘暉被一層薄薄的烏雲遮蔽,有些釋放不開。
郭民緊蹙著眉頭,一個人走在公園的羊腸小道上,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信神多年竟然被顯明沒有順服神的實際,順服的竟是地位權勢。回顧信神以來,帶領無論安排他盡什麼本分,符不符合他的觀念,他都不打折扣地接受過來,盡其所能地盡到、盡好,因此郭民就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順服神的人。若不是神這次擺設環境顯明,他還被自己這外表的假象所蒙蔽,不認識自己自私、詭詐的撒但本性,在關鍵時刻還會選擇順從地位權勢保全自己的利益。郭民邊走邊想著近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黃昏下一個人走在公園路上
那天,郭民得知這次選舉中歐華姊妹被選為上層帶領了,他心裡很高興,想到以前和歐姊妹在一起盡本分時,她每次都能針對弟兄姊妹的情形找到對應的神話語、講道交通,使弟兄姊妹從中明白真理,對自己的敗壞有認識,從難處中走出來,她做中層帶領沒幾個月就又被選為上層帶領,看來姊妹是個追求真理的人……

2019/05/07

窯廠坍塌 死裡逃生

河南省 小馬
我叫小馬,感謝神的揀選,我和妻子有幸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但因我不明白真理,對神拯救人的作工認識得膚淺,一心只忙於掙錢,還認為只要心裡相信有神就行了,不用每天看神的話語。弟兄姊妹多次跟我交通說:「咱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可是神的高抬,得好好珍惜啊!只有多裝備真理,注重在現實生活中實行、經歷神的話,才能更好地明白神的心意,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蒙神拯救啊!」妻子和女兒也常常勸我:「神給咱預備的都夠用,咱們信神得注重追求真理、生命,不要只顧掙錢,把生命給丟了……」雖然大家都這樣說,但我根本就沒在意過,總認為這年頭沒錢不行,得多掙錢,信神業餘信就行了,用不著這麼追求。直到我在一次災禍中死裡逃生,才改變了這種錯誤的追求觀點。
人生,感悟,反思

2019/05/06

我看見神了

山東省 程瑤
剛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不久,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災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無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報答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讀完神的話,我越揣摩越感受到神的話太有權柄、太有能力,看到整個人類能生存到今天,都是神的手在托著,是神在看顧保守著這個人類,否則這個人類就都落在大災難中被毀滅不復存在了。但因我自己在神的話中沒有什麼經歷,所以認識得還不太實際。直到藉著一次親身經歷,我才切身體會到「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這句神話的實際意義。從此,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掌管萬有、主宰一切的獨一真神,也更加堅定了我信神、跟隨神的信心。
2014年正月十三下午,溫度零下5℃左右,三四級東北風迎面颳來,我抱著剛滿週歲的外孫女在門外站著,這時,我看見村裡一個18歲的男孩心事重重地向村南頭走去。望著男孩乾瘦的身影,我心裡有一種不祥之兆。想到這孩子的媽媽幾年前掉水裡淹死了,他爸給他找了個後媽。自從他這個後媽進門後,不但沒有給這孩子溫暖,還整天數落他,嫌棄他學習成績不好,經常罵他、咒詛他,「你趕緊去死吧,你去找你親媽去吧」,等等。今天早上,我還聽見男孩的父親也罵他罵得很凶,當時有七八個人圍著看熱鬧,卻沒有一個人勸架。想到這兒,我才回過神兒來,看到男孩已經走到村南頭,又拐了個彎,朝大河方向跑去,我怕他輕生,幹傻事,就抱著外孫女趕緊去追。到了河堰上,我看見我們村的一名婦女,就趕忙把外孫女塞給她,請她幫忙照看一下,我就去追那男孩。這時男孩正慢慢地向水裡走去,我邊追邊喊男孩的名字:「小朋啊,好孩子,聽話,快上來……」男孩聽到我的喊聲,回頭看著我說:「我去找我媽媽了。」此時,男孩已經走入水中三四米遠,水已淹到了他的胸部,我擔心他再往前走幾步就會掉進深不見底的沙塘裡(抽沙形成的深坑離岸邊頂多四五米遠),一旦掉進去後果不堪設想。情急之下,我連棉衣都沒來得及脫,就跑進河裡想把孩子拉上來。剛走進水裡約四米遠的地方,我的腳還能踩著沙地,我一把拉住了男孩的棉襖,可這時男孩已經走到深水坑的邊緣,隨著水波的推動,男孩往下一沉,我也失去了重心,我們倆一下子都掉到了深水坑裡……

2019/05/05

爭 戰

梁 智
蒙神恩待,我被弟兄姊妹選舉為教會中層帶領。一天,我到一處教會落實教會清理工作,聽到弟兄姊妹反映韓某(我小姨妹)做教會帶領期間,聚會交通常講字句道理,總以作工多年為資本,顯露、誇耀自己盡過多少本分、受過多少苦,讓人崇拜她、聽她的。她還一貫轄制人、教訓人、打擊人,隨意論斷弟兄姊妹,說這個人信神不能蒙拯救、那個人也不行等等,導致弟兄姊妹都受她轄制、怕她三分。一次聚會中,福音組組長張弟兄反映工作果效不好,韓某就一個勁兒地摳問為什麼沒果效,把張弟兄摳問得不敢抬頭,可她仍是不放過,用手拍打著桌子厲聲訓斥。散會後,她又讓張弟兄留下來繼續盤問、教訓,導致張弟兄好長一段時間情形不好,活在消極誤解中。韓某被撤換後,依舊我行我素,不思悔改,在小組聚會時釋放觀念,散佈消極,攻擊、論斷帶領工人,攪擾、拆毀教會工作,教會帶領同工多次交通真理幫助她,並給她指出攪擾教會工作的後果,韓某不僅沒有悔改之意,還故意提問題刁難帶領同工,致使帶領同工受其轄制情形不好,影響了教會正常工作。
聽著弟兄姊妹揭露韓某的種種惡行,我心裡很是氣憤:「韓某怎麼這麼卑鄙、惡毒呢?竟做出這些惡事!唉,這也難怪,她從小就任性、蠻橫,在家時她哥哥、姐姐都怕她三分,什麼事都得順著她,不順著她就又哭又鬧的;韓某結婚後仍是這樣,她公公、婆婆都是信神的,對她很好,可一件事不如她意,她就會挑事鬧事,撒潑罵公婆。根據韓某在教會中的一貫表現以及她日常生活中的人性活出,對照原則中說的『惡人就是本性惡毒,沒有良心理智、沒有人性的人,所以他們做了多少壞事都沒有愧疚感,沒有羞恥感。……惡人心地惡毒,恨惡好人並喜歡欺壓老實人、軟弱人,還常常巴結、勾結更惡的人,總以作惡為快樂,惡人是閒不住的,若不作點惡就不舒服。所以說,凡是不追求真理而作惡較多的人都是惡人』(摘自《精要選編·必須會分辨幾類人才能作好教會工作》)來衡量,她沒有良心,沒有人性,本性實質就是惡人啊!」這時,教會帶領同工和一些弟兄姊妹提出要整理韓某的開除資料,將她開除出教會!聽到這話,我心裡特別糾結,心想:「雖然從韓某的所作所為看她確實該開除,但她畢竟是我妻子的小妹,我們是親屬關係,肉體上是一家人呀!我要是表決開除她,以後我怎麼面對岳母一家呀?他們肯定會說我沒有人情味,六親不認,甚至還會因此和我斷絕關係。可若我不表決開除韓某,那就是包庇惡人,是對抗工作安排,直接抵擋神啊!……」我猶豫不決,心裡難受、痛苦,在激烈地爭戰著,是收集資料開除韓某,還是網開一面為她說話將其留在教會裡?此時,我大腦飛速地轉動著,想到岳父母一直特別器重我,我家條件差,結婚時他們不但沒跟我要彩禮錢,還給我家買了一套家具、一台彩電和電風扇,就連領結婚證的五百元還是他們給的呢;孩子出生時,岳母又給孩子買了許多生活用品,平日裡他們沒少給我們買這買那的……這些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岳父母一家人對我實在太好了,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一定得報答他們的恩情……此時,我渾身軟弱無力,無法面對要開除韓某這個事實。韓某從小嬌生慣養,深得岳父母寵愛,她哥哥、姐姐都讓她三分,現在我要表決開除她,岳母一家人知道了還不得說我無情無義、恩將仇報呀!唉……我以後又怎麼面對岳母一家人呀?

2019/05/02

陰霾散去展笑顏——記我的婚姻故事

宋真
編者按:每個女人都希望自己的婚姻幸福美滿,夫妻恩愛一生,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如願。雖然婚前都信誓旦旦地承諾「海枯石爛,不離不棄」,但婚後的生活卻有很多變數。基督徒宋真和丈夫結婚二十載,卻遭到了丈夫無情的背叛,痛苦中的她是如何走出婚變陰霾的呢?
陰霾散去展笑顏-記我的婚姻故事
一紙協議的祕密
2010年年底的一天,丈夫出差了。在丈夫辦公室的保險櫃裡,我無意間看到一個精緻的小盒,盒子最底層藏著一份協議書,打開一看竟是丈夫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簽的包養協議。瞬間,我的頭「嗡嗡」直響,大腦一片空白,雙手發抖腿也發顫,一下子癱倒在地,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一直信賴的丈夫竟然背叛了我!
想到我們夫妻白手起家經營汽配生意,一路互相扶持、勉勵,歷經很多坎坷才走到今天。多少個節日、紀念日,丈夫總會給我買金銀手飾之類的禮物,討我喜悅。結婚將近二十載,我們也算是患難與共,沒想到如今丈夫卻背叛了我。我心如刀絞,躺在床上放聲大哭,任憑淚水浸濕枕頭。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只能在心裡一遍遍地吶喊:「丈夫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他要背叛我?結婚這些年,我為這個家付出了那麼多,他竟然這樣對待我、對待這個家,難道他能心安嗎?」
丈夫的背叛如同一把突如其來的利刃狠狠地刺在我的心頭,疼得我撕心裂肺。我恨透了那個破壞我婚姻的女人,她年紀輕輕卻不自尊自愛,太不值錢!從那之後,我每天都在痛苦的折磨中度過,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精神恍惚,有時孩子和我說話,我不是發呆就是答非所問,我感到這樣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

2019/04/28

基督徒職場見證:與同事從爭名奪利到快樂搭檔

陳默
2018年7月25日 星期三  晴
今天早上,我剛到公司就接到主管的通知,說把小林調到我們部門,讓我跟她一起搭檔。聽到這個消息我很高興,雖然以前沒和小林一起工作過,但也有過接觸,覺得小林人還不錯,而且工作能力比較強,業務方面也比較精通,這次和小林搭檔,也是給自己充電的好機會,我得好好學習學習……
2018年8月2日 星期四  晴轉多雲
今天開會時,大家針對今後業務的發展方向進行了探討。我發表自己的觀點後,小林也發表了她的觀點。我聽後覺得小林的思路比我的要好一些,而且分析得很完整細膩,顯然她平時在這方面做了充分的準備。看著同事們一個個向小林投去羨慕、讚許的目光,我心裡有些不平衡了,覺得自己在部門各方面都是最好的,可現在小林談出的見解比我獨到,還贏得了同事們的高看,這使我感到自己的處境很尷尬,有點傷面子。唉!論資歷我還是個老員工,怎麼思路就不如小林的好呢?以後我可得加把勁,不能讓她超過我,一定要挽回這次丟失的面子……
2018年8月1日 星期五  小雨
最近,陰雨連綿,似乎和我的心情很相稱。這段時間我們部門又開了兩次會,每次開會我都提前做準備,為了使自己能談出新穎、獨特的觀點,我查閱了很多的相關資料,而且在開會之前,我都會在心裡演示一遍怎麼談更流暢,能讓主管和同事們認可。但事與願違,我越是想比過小林,越是語無倫次,甚至發揮失常。每當看到小林滔滔不絕地表達自己的觀點、見解,得到大家的認可時,我心裡就很不是滋味,感到在同事面前顏面掃地,真是想露多大臉就現多大眼,為此我很煩惱。本以為和小林成為同事是一件開心的事,可是現在我怎麼也開心不起來,甚至還有點煩她了……
坐在桌子前煩惱

2019/04/26

病痛中體嘗神恩浩大

美國 祈遠
突如其來的疾病使我活在了痛苦中
讀高中的時候,一次我去醫院檢查身體,檢查後護士對我說:「哎呀,從檢查報告上看,你得了『大三陽』,趕緊上樓找醫生看看吧!」聽了護士的話,我的頭「嗡」的一聲,只感覺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湧,心想:「完了,奶奶是得癌症死的,大伯也是得肝癌死的,他們離世的時候都很痛苦,現在是不是輪到我了?我會不會也像他們那樣痛苦地死掉?」我拿著檢查報告,雙手都在發抖,拖著沉重的步伐艱難地上樓找醫生。醫生看完檢查報告後對我說:「你這個『大三陽』比較嚴重,這個病我不敢說一定能治好,但如果不治的話會發展為肝癌,到時候再治療就晚了。」聽完醫生的話我更加憂愁了:「醫生都沒法保證這病能否治好,那我還有救嗎?」此時我感覺像塌了半邊天似的,前方很迷茫。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眼淚止不住地流,在心裡不停地問自己:「我才十七歲,年紀輕輕的,為什麼偏偏得了這個病呢?這樣將來有很多工作我都不能做,以後可怎麼辦啊?」那時我雖然也在正常地上學,但我卻不敢將我得病的事跟身邊的同學說,我擔心他們會因此笑話我、排斥我,把我當成另類,所以,我經常一個人去吃飯。每當想起自己的病我就會掉眼淚,學習的壓力加上病痛的困擾使我特別壓抑、痛苦,我常常獨自靠在窗邊,呆呆地看窗外的風景,想藉此緩解自己壓抑的心情。
信心之中看見神作為
雖然很痛苦,但我知道自己是個基督徒。那段時間,我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病,也不知道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心裡很害怕,也很迷茫,覺得壓力很大。神啊!求你開啟帶領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弟兄在禱告

2019/04/25

高舉神、見證神,使她事奉有路

向前
熱心追求 有摻雜
向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通過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她知道了神兩次道成肉身忍受著敗壞人類的棄絕、毀謗、悖逆、抵擋,目的就是為了把人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使人不再受撒但的愚弄和殘害,得以釋放自由。神的愛實在太大了!向前的心被神的愛深深地感動著,立志好好盡本分為神花費,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人被神得著。於是,她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盡本分的果效也越來越好。不久,她被選為教會帶領,這讓她很受激勵,她覺得當帶領,作事奉神的工作,這是多榮幸的事啊!她心想:「我可不能辜負神的心意,得盡全力把各項工作抓好,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做一個合神心意事奉神的人。」之後,向前就帶著負擔帶領弟兄姊妹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弟兄姊妹有什麼難處,她就找相應的神話真理幫助解決。一段時間後,教會的各項工作都有了些果效,向前心裡美滋滋的,她就覺得自己這樣的事奉是合神心意的。
一次,劉姊妹遇到了些難處活在熬煉中,不想盡本分了。肖姊妹去幫助扶持,但劉姊妹的情形沒能得到扭轉。之後,向前又去交通扶持,劉姊妹的情形好轉了,也願意盡本分了,向前可高興了,心想:「肖姊妹解決不了的問題我解決了,證明我比姊妹強,還是我有作工能力啊!」教會一名同工剛被提拔,盡本分摸不著頭緒,經向前的指導幫助也知道怎麼作工作了。事後,同工羨慕地說:「你真會抓教會工作,真讓我佩服……」向前聽後有點得意,心想:「我的工作能力要是不比你強,能做帶領嗎?」郭姊妹遇到難處有點消極,向前就急忙去扶持,藉著交通神的話郭姊妹的情形很快得到了扭轉,姊妹感激地說:「多虧你給我交通,不然我就中撒但的詭計了。」向前心裡無比喜悅:「感謝神!只有神的話才能解決我們的難處。」她嘴上雖這麼說,但心裡卻認為自己的確有些真理實際了,要不怎麼能解決姊妹的問題呢。一次,同工王姊妹羨慕地說:「遇到問題你就能找到相應的真理結合弟兄姊妹的實際情形交通,我怎麼就不會呢?」向前自豪地說:「真理是靠付代價得來的,你知道我付了多少代價嗎?我每天起早貪黑地讀神的話,每次聚會前我都結合弟兄姊妹的問題、難處帶著負擔裝備神的話,才有了今天的收穫!」姊妹說:「哦!那以後我得向你學習,多看神的話……」向前看到弟兄姊妹都高看、誇獎她,心裡不由得想:「教會裡的工作,你們幾個同工加起來也沒有我一個人付的代價多,我是個實幹家,能用真理解決弟兄姊妹的問題,這是真本領,我就是教會的柱子,像我這樣事奉神才合神心意,是值得你們學習的。」向前活在沾沾自喜、自我欣賞的情形中,不知不覺已經把弟兄姊妹帶到了自己面前還渾然不知。
教會生活

2019/04/24

嫉妒人傷人害己

李 智
「中國古代有個故事:『既生瑜,何生亮!』那個嫉妒人的周瑜怎麼樣?把自己折磨死了,三十六歲早逝。嫉妒人爛骨頭,嫉妒人死得快,嫉妒人短壽啊!心胸狹窄,嫉妒人有沒有好處?一點好處都沒有,小氣、狹窄、惡毒,讓人看笑話,他不配活著。」(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 三》)每當看到這段講道交通,李智的心都會被觸動:周瑜因嫉妒、仇恨諸藹亮的才幹,變得心胸狹窄、惡毒,最終英年早逝,嫉妒人傷人害己,真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啊!而李智在與人配搭盡本分中也是受嫉妒心的支配變得惡毒,沒有人性,最終失去神的帶領落在了黑暗中,活得痛苦不堪。是全能神話語的審判揭示、責打管教使他的良心有了知覺,對撒但敗壞性情的苦害有了點認識,生命性情有了些變化,與人相處能夠學人之優補己之拙,有了點真正人的樣式。
李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有五個年頭了,一直在教會中熱心花費,最近他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與尚穩弟兄一起配搭盡本分。
在與尚弟兄的相處中,李智發現尚弟兄交通真理、解決問題都比他強,他心裡有些不高興。在一次聚會中,尚穩讀完一段神的話就結合自己的經歷談了神的心意與要求,也把對自己敗壞本性的認識及實行的路途談出來了,弟兄姊妹都聽得津津有味,不住地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李智坐在一邊眉頭緊鎖,心裡琢磨著:「尚弟兄交通得這麼透亮,如果我接下來交通的不如他,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呢?……」
「尚弟兄,你結合自己的經歷交通真理挺有路途的,我聽了心裡很亮堂。前幾天我遇到個難事,不知怎麼經歷,你給我交通交通……」白姊妹誠懇地說。
白姊妹的話打斷了李智的思緒,他心裡很不是滋味:「尚弟兄剛盡這個本分就有弟兄姊妹找他幫著解決生命進入的難處,這不就顯不出我了嗎!以往弟兄姊妹遇到難處都會來找我交通,現在尚弟兄搶了我的風頭,這樣下去,我不就被弟兄姊妹冷落了嗎,唉!」
弟兄聚会在思想问题表情很严肃

2019/04/18

一封遲發的信

東北區 毅力
舒芬姊妹:
你好嗎?時間過得真快,一晃咱們分開快一個月了,這還是我第一次給你寫Email呢。你在新的環境中能適應嗎?工作還順利吧?
記得你走的那天,我送你去車站,一路上雖然咱倆有說有笑互相勉勵,但你不知道我的心裡卻是百爪撓心般地難受。因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說,但又覺得難以啟齒,總怕你笑話,又怕你瞧不起我,幾次鼓起勇氣想說,可話到嘴邊就又嚥了回去。把你送走後,我回到家裡,心裡挺不是滋味的,就來到神面前禱告,願神能夠引導我明白神的心意,認識自己的情形。後來,我看到交通講道中說:「你要是說心裡話,說點實際的話,不怕人貶低,不怕人論斷,不怕人毀謗,不怕人瞧不起,一是一,二是二,是什麼人咱就說什麼話,這叫實事求是,實話實說,這是做誠實人的原則。」(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五十八輯》)從這段交通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是要求我做誠實人,能敞開自己,說心裡話、實在話,心裡有什麼都說出來,不怕羞、不怕醜,別顧忌別人是否貶低、論斷或誤解,這樣實行心裡才踏實平安,蒙神稱許。感謝神的引導與帶領,我知道在這事上怎麼做合神心意了,這才有勇氣給你寫信,說說我的心裡話。
姊妹在看電腦

2019/04/17

專訪陳凡:記一名基督徒的真實經歷

冀晉 陳小凡
陳凡,女,五十一歲,全能神教會中層帶領。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後,陳凡一直熱心為神花費,積極傳福音盡本分,期間被中共警察抓捕也沒有背叛神,她自以為這樣信神就是屬神的人了。直到經歷了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陳凡才對自己持守的錯謬觀點有了認識和分辨,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信神,屬於神……
經受逼迫患難——信心依舊
陳凡談起自己信神的經歷,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她激動地說:「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心裡特別的感恩,就經常讀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從神的說話中看到,神為拯救人類,末世道成肉身來在這個無神論國家作工,冒著極大的危險,忍受著人類的棄絕與毀謗,為的是我們能得著神的救恩,不再受撒但的愚弄和苦害,神的愛太真實了!我心裡特別受感動,覺得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應該體貼神的心意,把更多活在撒但權下、渴慕真理的人帶到神的面前,使他們有機會蒙神的拯救。」
陳凡說到這兒,能看出她的心志是滿滿的。陳凡繼續說道:「這些年來,我一直熱心為神花費,不管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接受、順服,一直沒有間斷過。2012年福音大擴展,我在傳福音中被中共警察抓捕。雖被抓坐監,經受警察的刑訊逼供,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沒有背叛神,為神站住了見證,釋放後仍一如既往地投入到傳福音的行列中,我就覺得自己這樣信神就是屬神的人了。」
基督徒在草坪上交通神話

2019/04/16

如何為病危的兒子禱告

湖北省 小春
林心辦完事走在回家的路上,馬路兩邊的莊稼在陽光的照耀下好像一片綠色的海洋,路邊的野花也在風中搖擺著身軀翩翩起舞,可林心卻無心欣賞這美麗的田園風光。林心想到兒子彬彬最近總是頭疼,還嘔吐,感覺得的不是一般的病,今天兒子去省醫院檢查,不知結果怎麼樣?想到這裡,林心加快步伐著急地往家趕。
兒子病重 神話語來安慰
林心趕到家,看到家人悶悶不樂的樣子,她感到情況不妙,忙問道:「彬彬檢查的結果怎麼樣?」丈夫悶頭抽著煙,停頓了一下,無力地說:「醫生說彬彬頭部有個腫瘤,是腦癌……」林心聽後心裡一陣慌亂:「兒子得了腦癌?怎麼會這樣?癌症可是不治之症啊!兒子才二十九歲,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以後我們這一家老小可怎麼過呀?」林心不敢往下想了,她陷入了痛苦中,不知該怎麼面對這樣的環境。痛苦無助中,林心只有在心裡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兒子的病很嚴重,我心裡很難過,很害怕會失去兒子。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安靜在你面前,也願你帶領我,使我能勇敢地面對這件事。」禱告後,林心想到一句神的話:「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林心力量和信心,她心想:「是啊,神是全能的,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兒子的命也在神的手中,他是死是活都由神說了算,若沒有神的許可,哪怕兒子只剩一口氣,他也不會死的。」想到這裡,林心再次向神禱告:「神啊!我相信人的生死都在你的手中掌管,兒子的病是好是壞也都在你的手中,我願把兒子的生死交託給你,我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禱告後,林心不像剛才那麼害怕了,她的心也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如何為病危的兒子禱告

2019/04/15

6歲女童誤食火鹼 生命如何延續

段 玉
「奶奶,我的作業快做完了,一會兒我來給你讀神的話吧!」看著活蹦亂跳、懂事聽話的孫女莎莎不再是四年前那個骨瘦如柴、病怏怏的小孩兒了,段玉喜笑顏開,她的思緒不禁回到了四年前……
「大哥、大嫂,快到客廳裡坐!……」段玉熱情地招呼著前來參加女兒婚禮的哥嫂,忙得不可開交。
「嗚……嗚……」一陣陣哭喊聲傳到了段玉耳中,她四處張望,只見六歲的孫女莎莎正指著一個礦泉水瓶又跳又鬧地大哭著,卻說不出話來。
段玉快步走到莎莎面前,只見莎莎嘴裡起滿了葡萄粒大的水泡,張著嘴只能用鼻子喘氣。看著莎莎痛苦的表情,段玉嚇得不知所措,眼淚不停地往下流。段玉趕緊撿起地上的礦泉水瓶,看到裡面裝的竟是火鹼水,她心裡不由得慌亂起來:「這可怎麼辦?火鹼水具有強腐蝕性,燒傷力極強,莎莎竟然拿它當礦泉水喝了,這孩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想到這兒,段玉已泣不成聲。
段玉的兒子和親朋好友聽到祖孫倆的哭聲,趕緊跑了過來,都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這時,兒子神情緊張地對段玉說:「媽,我們得趕緊送莎莎去醫院搶救啊!」說著抱起莎莎就往外跑,段玉一邊擦著眼角的淚水,一邊緊跟在兒子身後,快步趕往鎮醫院。
「傷勢怎麼這麼嚴重!快,馬上洗胃!」醫生大聲地說道。可還沒等洗完胃,莎莎口裡的泡就開始破了,血水順著嘴角不斷地往外流,不一會兒莎莎臉色煞白昏迷了過去。看到孫女奄奄一息,段玉更加焦急、擔心。莎莎的病情太嚴重了,鎮醫院救治不了,醫生只給莎莎簡單處理了一下,就安排救護車把莎莎送往縣醫院。

2019/04/13

落選後的收穫

小 香
林潔腳下踩風似的蹬著自行車,飛奔在空曠的鄉間小道上。微風吹過,道路兩邊的白楊樹葉嘩嘩作響,似乎在慶賀著什麼,忽然在拐角處,她看見一片梔子花,潔白的花朵迎著風上下搖擺,她情不自禁地說出:「真好看,梔子花開了,神造的一切都好,感謝神!」沒走多遠,她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回頭對一片梔子花說:「我要努力盡本分,像你們一樣見證造物。」
車子沿著鄉間小路前行,而林潔的思緒卻回到了剛剛聚會結束時的場景:
一向大大咧咧、在生命進入上不太求真的郭姊妹說:「呀!今天聚會聽林潔姊妹談的經歷,我很得益處。弟兄姊妹聚在一起,你交通神的話,我講經歷見證,配搭在教會裡就是好啊,感謝神!」
王姊妹:「嗯,感謝神!今天的聚會,林姊妹對神的話領受得很純正,交通的經歷也很實際,我也很得益處……以後咱們要常在一起聚會啊!」
弟兄姊妹的這些話,使林潔懸著的心一下子落地了。不由得想起前段時間帶領安排她去聚會點帶小組時,她因著自己信神時間短,感到壓力很大,就提議讓帶領先帶她一段時間。後來她為此事也常常向神禱告,沒想到今天聚會能得到弟兄姊妹的認可,她知道這是神的帶領,從心裡感謝神!再加上聚會結束後帶領的一番鼓勵,更讓林潔充滿了信心,她認為只要好好盡本分,以後肯定也能像帶領一樣給很多人講道,到那時該有多風光呀!
林潔帶著微笑使勁地蹬著自行車漸行漸遠……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林潔雖然還不明白多少真理,但她熱心十足,常常奔走在幾個小聚會點之間,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寒,林潔從未間斷跟弟兄姊妹聚會,對弟兄姊妹所提的問題,她盡全力幫助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她就向有經歷的弟兄姊妹尋求。一段時間後,因著她的努力與付出,得到了多數弟兄姊妹的好評與高看,並被選為教會帶領,她便認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是做帶領的料。正當她春風得意之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2019/04/12

職場見證:神話語是我的力量——領班的故事

中國 三思
經上說:「『大蒙眷愛的人哪,不要懼怕,願你平安!你總要堅強。』他一向我說話,我便覺得有力量,說:『我主請說,因你使我有力量。』」(但10:19)生活中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人際關係更是令人頭疼的問題,若我們憑著自己肯定解決不了,但靠著神,一切都沒有難成的事。
因家裡條件不太好,十六歲初中畢業那年,我就獨身一人跟著勞務中介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開始了我的打工生涯。剛進公司,領導就安排我做領班,這對我來說又喜又憂:喜的是剛來就能當個小官,感覺臉上很有光,工資也可以多拿一點;憂的是同事中我年齡最小,又不會說話,也不會管理員工,就擔心他們要是不聽我的怎麼辦?產量抓不上來,我這「領班」的地位不就不保了嗎?一時間,這成了我的一塊「心病」。
為了能儘快勝任這個崗位,管理好員工,我開始從身邊的領班、組長身上潛心學習管理之道。慢慢地,我懂得了要做好一名領班,讓員工都聽話,服從管理,必須得會教訓人,對員工得狠一點,他們怕了就會乖乖聽話,讓幹什麼就幹什麼。記得有一個組長得意地跟我談道:「俗話說『槍桿子裡出政權』,你不狠點能行嗎?你看看他們現在多聽我的呀!」我們車間還有一個組長,外號「半邊天」,他教訓人用「狗血噴頭」形容一點也不為過。看著其他組組長把員工治得服服帖帖,漸漸地,我也學著以這些前輩總結的管理之道來穩固自己的地位與形象。一開始教訓員工時,我實在張不開口,一方面是因我的性格內向不會說話,更別說教訓人了;另一方面感覺良心通不過,生產線的員工跟我的年齡差不了幾歲,大家都是打工的,工作一天幹到晚本來就挺辛苦的,再因為犯點錯挨訓不更難受嗎?再說誰也不是故意犯錯的,將心比心,也不能這麼對待人。但時間長了,有些員工老出問題,講一遍兩遍也不管用,導致我們組產線效益不如別人,工作上到了瓶頸期,每次開領班會議我都抬不起頭,臉面地位受到了很大的挫敗。組長見狀就告訴我說:「良心值多少錢?你同情他們,他們同情你嗎?走,我教你怎麼教訓人。」組長的「教導」和實際演習讓我逐漸學會了怎麼教訓人,為了保住自己這頂「烏紗帽」,良心與人格在我心裡淡漠了。

2019/04/11

一封特殊的Email

山東 姜雲
寧靜姊妹:
你好!
收到你的Email,看到你這幾年經歷神的審判刑罰對自己的敗壞有了些認識,對神的拯救有了些看見,我真替你高興!你問我這段時間的情形怎麼樣?唉!一想起自己流露的敗壞,就感到蒙羞慚愧。你知道我從小就臉面重、地位心強,信神後跟弟兄姊妹配搭盡本分,看到哪個弟兄姊妹比我好,或觸及到了我的名譽地位,我就會嫉妒,就會恨,導致與人配搭不和諧,攪擾、打岔教會工作讓神厭憎。神為了潔淨、變化我,精心擺設環境來顯明、拯救我。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現在我對自身的撒但敗壞性情有了些認識和恨惡,再與弟兄姊妹相處時,能有意識地背叛肉體實行神的話,逐步擺脫了嫉妒心的捆綁,靈裡得著了釋放自由,這其中的細節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我還是把這段時間的經歷和你細說說吧!
去年春天,帶領讓我負責整理弟兄姊妹寫的講道稿,當時我一個人盡這個本分,什麼也不懂,我就一個勁兒地禱告神,在相關的原則上揣摩尋求,慢慢就能摸著點路途,本分上也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後來,弟兄姊妹寫的講道稿多了,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帶領又安排小靜跟李姊妹和我配搭,姊妹們不明白的都來問我,我就覺得自己是組裡的佼佼者。每當姊妹們圍著我問這問那時,我心裡就美滋滋的,有種優越感。一段時間後,小靜在原則上進入得比較快,李姊妹有什麼事都去問她了,我心裡就產生一種危機感,心想:「我把自己明白的都說了,她們都比我年輕,素質又好,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超過我了,不行,以後看原則再有什麼思路和亮光,可不能跟她交流了,我知道的也不能全告訴她們了……」小靜再整理講道稿讓我幫著看時,我就故意挑毛病,好顯得我比她懂;有時看她的思路和我的不一樣,我就直接把她的否了。因著我的存心不對,漸漸地,我感覺自己做事有點摸不著路途了。

2019/04/10

神話語喚醒我沉睡的心靈

李偉
陽春三月,暖暖的春風送走了寒意,明媚的陽光照進屋內。羅娜和楊姊妹正在客廳裡交談著,羅娜的臉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楊姊妹告訴羅娜一處教會準備選她去當帶領。聽到這個消息,羅娜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心想:「弟兄姊妹的眼睛真是雪亮的,他們肯定是看出我是追求真理的人才選我做帶領的!」羅娜覺得自己就是當帶領的料,盡這個本分正合適。
送走楊姊妹,羅娜仍沉浸在即將當上帶領的喜樂中,她高興地喃喃自語:「自從上次我盡帶領本分被撤換後就一直盼著還能有這一天,今天終於心想事成了,看來自己沒白付代價,這要在教會裡做了帶領,有了地位就會被人高看、羨慕,也更有機會蒙神拯救。」羅娜嘴裡不由自主地哼起了歌,內心的喜樂都寫在了臉上。
羅娜在家裡天天盼著姊妹來找她,她一切都準備好了,就等著上任。可左等右盼,一週過去了也沒有人來找她,她心裡很納悶:「楊姊妹臨走時說過幾天就會有人來找我,這怎麼還不見有人來呢?是不是有什麼變動啊?難道不用我做帶領了?」轉念一想,「不會吧,姊妹告訴我的應該不會差呀,再等兩天吧!」
這天,羅娜可算盼來了兩個姊妹,她心裡竊喜:「姊妹肯定是來通知我當帶領的。」沒想到姊妹只是通知她去聚會。聚會時,羅娜有意往前湊了湊,坐在兩個姊妹跟前,笑呵呵地看著姊妹,等著姊妹宣布她當帶領的消息,可姊妹就是不提這個事,只是結合神的話談自己的經歷認識。此時的羅娜對姊妹交通的一點也沒聽進去,皺著眉一會兒看看這個姊妹,一會兒又看看那個姊妹,一下午的聚會,兩個姊妹誰也沒提她當帶領的事。羅娜心裡有些失望,話到嘴邊想問問姊妹,可想到要是問了,人家就會認為自己是想當帶領,這多失身分哪!算了,還是別問了,再等等吧!

2019/04/09

一名基督徒的心路歷程

佳佳
寒冬臘月的一天上午,西北風呼嘯著颳過地面,街道上冷清清的,十字路口旁三五個等車人不禁打起了冷顫,他們有的搓手,有的跺腳,本能地抵禦著寒冷,嘴裡還不時地發出「真冷」的唏噓聲。
雲華靜靜地站在人群的後面,兩隻手凍得發紅,腳邊放著一個黑色旅行袋。她呆呆地看著地面,一臉的失落、憂傷,淚水在她發腫的眼眶裡打轉,她下意識地把臉轉到一邊,抬起頭,使勁眨了眨眼睛,強忍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哎!你走不走?」售票員刺耳的喊叫聲傳來,雲華扭臉見那幾個等車人已爭先恐後地上了車。雲華這才回過神來,拎起鼓鼓囊囊的包蹣跚地上了車,找到一個靠窗口的座位坐下。
客車緩緩啟動了,雲華神情凝重地望向窗外,負責人李姊妹的話再次回響在她的耳邊:「咱們小組的工作進度慢,果效一直都不好,不能為國度福音的擴展盡上什麼力量,所以不得不停止咱們的本分,你們交接完工作就回本教會盡本分吧!……本分停了,這是神公義的審判臨到,也是神對咱們的拯救。神的話說:『在神的烈怒發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實質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對每件事情早已給出準確清楚的定義與結論,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標都很明確,他的態度也很明確,他不是稀裡糊塗,不是盲目,不是一時衝動,不是隨隨便便,更不是沒有原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從神的話中看到,神做事是有原則的,就算是向人發怒,也是根據人做事的實質來決定的……咱們回去後好好反省自己,省察咱們盡本分沒果效的原因……」李姊妹說的每一句話都刺痛著雲華的心,她內心翻江倒海,難受不已:「這段時間我每天起早貪黑地忙碌,已經寫出幾篇講道稿,眼看就要通過審核了,沒準還能被福音組採納,怎麼這時停了本分呢?是不是上層帶領沒弄清楚情況過早地下斷案把我們小組的本分停了?還是哪兒出了問題?等講道稿的結果出來了,大家就會知道我是有能力勝任這個本分的。現在倒好,不但沒得到大家的讚賞,還被打發回來了,這要是讓教會的弟兄姊妹知道了,我的臉可往哪兒放呀,他們會怎麼看我呢?」雲華在心裡猜忌著、揣測著,不願接受這個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