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标签为“審判”的博文。显示所有博文
显示标签为“審判”的博文。显示所有博文

2019/04/14

專訪/志忠:一位老基督徒得福存心的轉變

轉 折
志忠,八十一歲,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1993年接受救主耶穌,成為數百名信徒的講道人,信期間曾被抓坐監,為主站住了見證;1999年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因信神、盡本分再次被監禁,遭受百般折磨也未背叛神,他自認為就他這樣的受苦花費,才有資格得福進天國。幾經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他才領悟信神真意,扭轉了信神得福的不對的追求觀點。
為義受逼迫——無怨無悔
在信神的生涯中,志忠經歷了兩次中共的抓捕,提起這事,老弟兄顯得有些激動:「那是1993年,我信了主耶穌,看到聖經上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後書4:7-8)看了保羅所說的這些話,我認為只要效法保羅努力地作工、花費,到最終就能得冠冕、進天國。從那時起,我苦讀聖經,背誦名章名句,操練講道、作工。因著我的付出贏得了培訓講道人的楊教士的青睞與鼓勵:『是主揀選了你,你要努力做一名好講道人,必能進天國享受永遠的福氣。』聽了這些話,我更有勁了。之後,我辭掉工作全職為主花費……」
短短幾年,志忠所負責的教會就傳進二百多人,並建立了教會,弟兄姊妹也都喜歡聽他講道,他喜不自禁,覺得天國就在眼前。可就在這時,志忠夫婦和一名同工被中共抓捕了。志忠說,當時他想到主耶穌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為義受逼迫是蒙神紀念、得神稱許的,為了能進天國,他無怨無悔。出獄後,他仍繼續為主花費。
講道人在講道

2019/04/13

落選後的收穫

小 香
林潔腳下踩風似的蹬著自行車,飛奔在空曠的鄉間小道上。微風吹過,道路兩邊的白楊樹葉嘩嘩作響,似乎在慶賀著什麼,忽然在拐角處,她看見一片梔子花,潔白的花朵迎著風上下搖擺,她情不自禁地說出:「真好看,梔子花開了,神造的一切都好,感謝神!」沒走多遠,她像想起來什麼似的,回頭對一片梔子花說:「我要努力盡本分,像你們一樣見證造物。」
車子沿著鄉間小路前行,而林潔的思緒卻回到了剛剛聚會結束時的場景:
一向大大咧咧、在生命進入上不太求真的郭姊妹說:「呀!今天聚會聽林潔姊妹談的經歷,我很得益處。弟兄姊妹聚在一起,你交通神的話,我講經歷見證,配搭在教會裡就是好啊,感謝神!」
王姊妹:「嗯,感謝神!今天的聚會,林姊妹對神的話領受得很純正,交通的經歷也很實際,我也很得益處……以後咱們要常在一起聚會啊!」
弟兄姊妹的這些話,使林潔懸著的心一下子落地了。不由得想起前段時間帶領安排她去聚會點帶小組時,她因著自己信神時間短,感到壓力很大,就提議讓帶領先帶她一段時間。後來她為此事也常常向神禱告,沒想到今天聚會能得到弟兄姊妹的認可,她知道這是神的帶領,從心裡感謝神!再加上聚會結束後帶領的一番鼓勵,更讓林潔充滿了信心,她認為只要好好盡本分,以後肯定也能像帶領一樣給很多人講道,到那時該有多風光呀!
林潔帶著微笑使勁地蹬著自行車漸行漸遠……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林潔雖然還不明白多少真理,但她熱心十足,常常奔走在幾個小聚會點之間,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寒,林潔從未間斷跟弟兄姊妹聚會,對弟兄姊妹所提的問題,她盡全力幫助解決,實在解決不了的,她就向有經歷的弟兄姊妹尋求。一段時間後,因著她的努力與付出,得到了多數弟兄姊妹的好評與高看,並被選為教會帶領,她便認為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是做帶領的料。正當她春風得意之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2019/01/01

基督徒生活:如何教育孩子 做快樂的家長

  「這段時間,你兒子聽課挺認真的,而且還特別懂事,跟之前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孩子怎麼突然有這麼大變化?你是怎麼教育的呢?」聽到老師的問話,我微微一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孩子能有現在這樣的變化,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感謝神!想想我之前在教育孩子的事上很失敗,後來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成了一個快樂的家長。

調皮的兒子令我很無奈

  近年來,我看到很多家長因溺愛孩子導致孩子越來越任性、嬌蠻,所以結婚有了孩子後,我就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溺愛孩子,一定要對孩子嚴格要求,規範孩子的行為,讓孩子從小養成良好的習慣!」可我的大兒子特別調皮,而且還有很多不好的習慣,比如:常常騎在樓梯的扶手上從上往下滑,隨意破壞家裡的東西,隨便丟垃圾,吃飯挑食,等等。針對這些問題,我制定了一套教育孩子的方案:每當兒子吃飯挑食時,我就訓斥他,他就不敢再挑食了;在生活中的很多事上,只要我認為對兒子的成長有利,兒子就必須按我說的做,如果不聽,我自有辦法管制他,讓他知道不聽我話的後果……我使出了渾身解數教育兒子,但兒子的變化卻始終不大。為此,我感到很頭疼。

  一天,我帶著兒子去他大姑家玩,一會兒沒注意,兒子竟然在他大姑家的停車位小便,而且隨手將零食袋子丟在門外。大姑姐說兒子太沒有禮貌了,讓我好好管教管教兒子。聽了大姑姐的話,我的臉火辣辣的,心裡有些氣憤:「這孩子,真是太不像話了,出門盡給我丟臉。不行,必須得讓他改掉這些壞習慣!」回家後,我就警告兒子以後要改掉這些不好的習慣,誰知不到幾個小時,兒子又隨手把零食袋子丟在地上,儘管我很生氣,但還是耐著性子教導他,但不一會他又把垃圾扔在了地上。看到兒子一次次無視我的話,我心裡的火再也壓不住了,心想:「再不好好修理修理你,以後大了還了得?」一氣之下,我就嚴厲地教訓了他一頓,當時兒子哭著對我說以後再也不敢亂丟垃圾了。果然,接下來的幾天,我再沒發現地上有垃圾,我很開心,以為孩子終於有變化了。可沒想到,一天我打掃衛生時,發現沙發底下到處都是零食袋子,這令我既氣憤又無奈:「為了改掉兒子的壞習慣,我管也管了,勸也勸了,吵也吵了,辦法都用盡了,可兒子還是這麼不聽話。唉!到底怎樣才能教育好孩子呢?」一時間,我感到很無能為力。
如何教育孩子

  兒子不僅在生活上給我帶來了很多苦惱,在學習上也不讓我省心。一天,幼兒園的老師跟我說,大兒子雖然五歲了,但很多漢字和基本的英文字母都不會寫,還問我之前是如何挑選幼兒園的,怎麼把孩子教成了這樣。老師短短的幾句話使我感到很沒面子,我心想:「兒子學習怎麼這麼差?這樣下去怎麼能行?看來以後還得好好抓抓兒子的學習。」於是,兒子每天放學後我就給他補課,讓他聽寫英語、華語和馬來語,週末的兩天時間也得按照我的要求做事,不然我就教訓他。漸漸地,我發現兒子的表現有些異常:我跟他講話的時候,他的眼睛不再看著我,有時還裝作沒聽到,而且也不怎麼和我說話了。看到這樣的結果,我心裡很痛苦,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句「你不是我的媽媽」刺痛我的心

  有一次,我接到老師的電話,說兒子上課不認真學習,不是玩這個就是玩那個,考試題也亂做,我聽後非常生氣,兒子一回到家,我就劈頭蓋臉地訓斥他:「我告訴你多少次了,要好好上課,你為什麼不聽?拿我的話當耳旁風嗎?」沒想到兒子哭著反抗說:「我要去外婆家,不要住這裡!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在學校被同學欺負,回到家還要被你欺負,你不是我的媽媽!」

  看到兒子的反應,我整個人都矇了,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像一把鋒利的刀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上,讓我感到很心痛。我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幾年,我辛辛苦苦地教育兒子,付了那麼多代價,竟然換來兒子這樣的話,我忍著眼淚對兒子說:「媽媽是愛你的,媽媽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你怎麼可以說這樣的話!」

  兒子繼續哭喊著說:「不是!你不是愛我!」說完他哭著跑回了房間,留下我一個人愣愣地站著。過後我才知道,那次是老師誤會兒子了,兒子上課時找筆和橡皮,老師以為他在玩就教訓了他幾句,還有因兒子學習成績不好,同學也欺負他。得知這些後,我恨自己當時為什麼沒有問清楚原因就對孩子發火,給孩子的心靈帶來那麼大的傷害,但為了維護母親的尊嚴,我沒有在孩子面前承認錯誤。

  從那之後,我發現大兒子對待他弟弟妹妹的態度也越來越不好,只要弟弟妹妹一不順他意,他就威脅他們說:「我說話你聽不懂是不是?再不聽話我打你喔!」他說話的神態、語氣和我對待他的表現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時間我有些不知所措,也感到特別無助:「為什麼我這麼苦心教育兒子,竟會是這樣的結果?我該怎麼辦?到底該怎樣教育孩子呢?」

2018/12/31

基督徒的轉變——神話語帶領我活出真正人樣式

  神的話說:「到那一天,我相信有一部分人會說:神的愛是多麼的偉大,神的實質是多麼的聖潔,在神沒有詭詐、沒有邪惡、沒有嫉妒、沒有紛爭,只有公義,只有真實,所有的神的所有所是都是人應該渴慕的,也是人應該追求的、嚮往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經歷了幾年神的審判刑罰,我對神的美善與神的聖潔有了一點認識與體會,看到了神的所有所是都是真理,是正面事物的實際。而我們被撒但敗壞的人類都是滿了狂妄、詭詐、邪惡與嫉妒紛爭,沒有一點正常人性。如今,我從心裡嚮往能夠接受神所發表的真理作自己的生命,成為一個有真理、有人性的人。


  記得那年冬天,上層帶領安排小潔姊妹和我一起盡本分。接觸中我發現小潔不僅年輕有素質、辦事利索,也肯在追求真理上下功夫,注重按原則盡本分。相比之下,我的素質、辦事能力都遠遠不及她,心裡不由得羨慕她,覺得她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一次聚同工會時,上層帶領問我有沒有人才舉薦,我不加思索地就把小潔的長處說了出來。沒過多久,帶領就來信讓小潔去聚同工會,並且後來連續幾次都指名讓她去,卻沒說讓我去,我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小潔沒來時都是我去聚同工會,教會的事情上層帶領也都是和我商量。沒想到小潔這一來,上層帶領更器重她、培養她,她佔盡了風頭,我倒像個局外人了。」我覺得小潔奪走了曾經屬於我的光環,都是因為她我才被人遺忘、冷落的,我越想越難受,隱約有個意念在心底一閃:要是帶領能把她調走就好了。但我心裡清楚她才剛來不可能馬上就調走,因此我常常鬱鬱寡歡,心裡像壓了一塊沉重的石頭不得釋放。難受之餘,我也不願甘拜下風,就暗自在神話語上下功夫,多看、多記、多揣摩,想在交通真理上超過小潔,但無論我怎麼努力,還是無濟於事。

  一次,一處教會的兩個姊妹被選為教會帶領,但她們擔心自己明白真理太少,不能把弟兄姊妹帶入真理實際,就不願擔帶領的託付,需要我們交通真理解決這個問題。當時,我讀了幾段神話語和講道交通,簡單地談了我的領受就沒有話題交通了,可小潔接著補充交通了盡本分的意義,還把她自己的經歷認識和神的心意談了出來,姊妹們聽後感動得流下了眼淚,也都有心志擔當託付了。看到姊妹們對小潔投去羨慕、贊成的眼光,我心裡突然感到酸溜溜的:「小潔沒來之前,教會工作都是我主持,弟兄姊妹有什麼情形也都是我交通解決,大家也都挺認可我的,現在倒好,她剛來作工作就處處佔上風,帶領賞識她,弟兄姊妹也高看、佩服她,而我盡這本分比她時間長卻還不如她,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呢?會不會說我沒有多少真理實際只是她的陪襯啊?」我的心思完全被小潔高過自己這事充斥著,想起這些就很受煎熬,在心裡怪罪她搶了我的風頭,巴不得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讓她趕緊離開這兒。一連幾天,我被這事攪擾得無心盡本分,思來想去,不僅沒有想出讓姊妹離開的好辦法,反而越來越感受不到神的同在,禱告也摸不著神了,心裡特別黑暗。痛苦之中,我只好把自己的情形向神禱告訴說,求神帶領我明白神的心意,認識自己的敗壞。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講道交通中說:「有的人說:啥叫沒正常人性呢?我們現在不也挺有理智嗎?為了信神、為了追求真理,也能有所撇棄。你信神對追求真理的路看見了,信神是為了蒙拯救,對這個意義也有認識了,但是因為你的人性裡還有問題,還有嫉妒,還有紛爭,還有許多撒但毒素……這是人性太差。」(摘自《講道交通(一)·如何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神的話和講道交通揭示出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的真實景況,人與人之間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爾虞我詐、嫉妒紛爭,甚至為達到自己的目的排斥、打壓別人,沒有一點正常人性。對照自己的情形,我感到很扎心,從我剛開始接觸小潔姊妹發現她的長處時,就開始羨慕她;之後看到她得到上層帶領的器重時,內心就不是滋味,便由羨慕變為了嫉妒,心裡生出排斥她、巴不得她走的惡毒意念;當再看到小潔交通真理有實際,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讚許時,我更加責怪她搶走了我的風頭,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我絞盡腦汁地想計謀,巴不得她立刻離開這兒,整天活在埋怨、嫉恨姊妹的情形中苦悶、壓抑,不得釋放,為地位、名譽而受痛苦、受煎熬。我的這些表現不都是神所揭示的勾心鬥角、嫉妒紛爭的表現嗎?神把我們安排在一起盡本分,是希望我們互相取長補短,彼此生命有聯結,共同扶持弟兄姊妹,完成神交給我們的託付,可我卻背離神的心意,為自己的名譽地位嫉妒、排斥姊妹,這哪有一點正常人性啊!又怎能不讓神噁心、厭憎呢!

  認識到這些後,我就禱告神求神帶領我進入正常人性方面的真理。我看到神的話說:「正常人性包括幾方面:見識、理智、良心、人格。這幾方面都達到正常,你的人性就合格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提高素質是為了能蒙神拯救》)還有講道交通中說:「有人性就是活出了神所要求的正常人的模樣,他的生活舉止有人的樣式,這裡是指有真理實質與正常人性該具備的所是,並不是在外面守住一些規條所表現的那樣。人的樣式不單有外表的一面,也有內在實質的一面,可以說,這是性情變化的果效,是內在生命實質的流露。」(摘自《生命的供應·正常人性該具備的幾方面》)神的話語和講道交通告訴我,有正常人性不單單是外表看著有人樣,更主要的是內在生命性情有變化,能明白真理按著神的要求做人,有良心理智、人格尊嚴,看見別人比自己強也能正確對待,不會小肚雞腸,不會嫉妒、排斥別人,能夠不受各種人事物的轄制,安分守己盡好自己的本分,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對照神的要求,我才看到自己離真正的人性標準還相差太遠,以往我還以為自己能撇下一切盡本分,與弟兄姊妹相處也不爭不吵、包容忍耐這就是有正常人性了,現在才看到那只不過是外表的好行為,還不是真正實質上的有人性。此時我才明白,神擺設這樣的環境顯明我,是為了扭轉我對正常人性的偏謬領受,也使我在真理與事實面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還能為了名譽地位嫉恨人、排斥人,滿了污穢敗壞,沒有正常人性,從而能尋求進入這方面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就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願意順服神擺設的環境,不再巴望著姊妹走了,並求神帶領我能放下自己的名譽地位,活出正常人性,與姊妹和諧配搭。

  接下來,我看到講道交通中的兩段話說:「有人說:『我看見教會裡有一個弟兄(姊妹)比我好、比我高,我就嫉妒,然後我就消極、就軟弱。』那你非得嫉妒他幹啥呀?你把嫉妒改羨慕不就妥了嗎。你們說嫉妒容不容易改成羨慕?你就往寬處琢磨:『人家好還不好嗎?人家好咱們有榜樣了,咱們能從他身上得著益處,他比咱們強,咱們有些事不明白咱向他學,這不又多一條路嗎!他比咱們強他做帶領,咱們跟他配搭這不更好嗎?咱跟他學東西,這保證路還走得對,還能得著真理,他比咱們強,他帶領咱們,那咱們追求真理不更有把握嗎?……』」(摘自《講道交通(五)·到底怎樣追求真理才能得著真理》)「凡是在與人配搭事奉當中、盡本分當中能達到有正常人性,也就是跟誰配搭都能和諧,都能盡好本分,保證作好工作,這樣的人就是有真理、有人性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五)·進入信神正軌必須具備的條件》)這兩段交通給了我解決嫉妒、活出正常人性的路途,遇到比自己強的人就嫉恨、難受時,得把嫉妒改成羨慕,把羨慕改成學習別人的長處,這其實是偏得呀!再一方面,別人比自己強,就讓別人做帶領,我來配合,和諧配搭在一起,共同作好教會的工作,盡好自己的本分,這才是活出了正常人性的實際。認識到這些後,我向神立下心志按照這個路途實行,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放下臉面地位,學習姊妹身上的長處,好好與姊妹配搭,共同盡好本分。

  之後,當我再看到姊妹交通真理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心裡不舒服時,我就向神禱告,求神帶領我能活出正常人性的實際,背叛自己裡面的嫉妒之心。又想到每個人的恩賜、素質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得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憑自己去爭、去奪,不在盡本分中謀求自己的地位,只求活在神前盡好自己的功用,這才是有尊嚴,有人格。想到這些,我心裡就平靜多了,不在乎弟兄姊妹高看誰、低看誰了,就注重對工作有負擔,臨到事多與姊妹商量,取姊妹的長處來補足我的短處,共同尋求進入真理原則。後來,上層帶領還是經常約姊妹去聚會,我也禱告依靠神擺對心態,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接受順服下來,積極正面的情形多了,反面的意念就少了,嫉妒之心逐漸在減輕,我內心特別輕鬆、釋放,感到特別喜悅。

  有了這點變化與進入後,我就以為自己在正常人性方面有點實際活出了,不會再嫉妒人了,藉著神再次擺設環境顯明,我才看見自己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還需經歷神更多的審判、潔淨。


  一次,我和小潔一起去聚同工會,沒想到和帶領見面後,帶領只是跟我打了一下招呼,就熱情地和小潔商量起教會工作來,我坐在一邊感到自己就像個多餘的人,原本興奮的心情馬上低落下來,我不滿地瞟了小潔一眼,心裡不由得抱怨:「看來帶領還是重視你,不重視我。唉!你在教會裡風光,在上層帶領面前也是你風光,我跟你在一起就只能作陪襯,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不來呢!」這時,我感到靈裡黑暗下沉,恨不得馬上就離開。隨後又聽到帶領安排小潔去外地聽道,說要培訓一段時間。聽到這話,我心裡更是一陣酸楚,「為什麼只讓她去不讓我去?難道我比她差太多?沒有培養價值?為什麼好事都臨到她卻沒有我的份?」我心裡翻江倒海地難受。看到小潔興奮的樣子,而我被冷落在一旁,我心裡就像被涼水澆,臉面也掛不住了,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心裡還一個勁兒地講理不服,「平時盡本分受苦付代價少不了我的份,今天去外地參加培訓長見識,享受有聖靈開啟亮光的講道卻沒有我的份,看來你們眼裡根本就沒有我,我是怎麼追求都不如小潔了……」越是這樣對比,我心裡越是痛苦,又開始有點恨小潔,心想,「要不是你到我們教會把我比下去,我不會是今天這樣尷尬的處境。」那時的我真巴不得上層帶領趕緊把我們分開,使我能重新嶄露頭角。我見她們只顧著交通工作並沒留意到我,只得忍耐著坐在那裡沉默,好不容易撐到聚會結束。

2018/11/24

一名基督徒的回憶錄

安徽省 小雪

  清晨,含苞欲放的幾盆花被露水滋潤了一夜,葉子上還掛著晶瑩剔透的露珠,顯得生氣勃勃。馨茹坐在窗前,看著嬌嫩的花兒陷入了沉思:弟兄姊妹都在為國度福音的擴展寫講道稿見證神,自己信神多年也應該為見證神獻上自己的一份,不能埋沒神的恩典。

  馨茹梳理著自己經歷神的作工到底有哪些真實的所得與收穫,她不禁想起自己在順服神這方面真理上的經歷與進入。她走到電腦前打開文檔,嫻熟地輸入著文字……

  剛信神那會兒,馨茹一直憑著熱心盡本分,不管教會安排她什麼,她都會盡力去做,她就認為自己是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後來,馨茹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但因她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只注重作工,不注重生命進入,遇事不尋求真理原則,後因打岔攪擾教會工作被撤換。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馨茹嘴上說是神的公義,但心裡卻對神有了誤解、防備,認為擔當的託付越大,越容易被顯明淘汰。之後,她就不想擔任什麼職務了,只想做個跟隨的,以保全自己的前途和歸宿。經歷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後,她才看到自己信神一直為前途命運活著,根本不是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在神話語的引領下,她才明白什麼是真實的順服,也從自己的觀念誤解中一步步走了出來,認識到總為前途命運活著太自私卑鄙,願意往真實順服神的真理上去實行進入。

  馨茹的臉上洋溢著對神的感恩,她繼續寫著……

  那是2017年4月的一天早上,空氣很清新,馨茹的心情也很好。這天是負責人跟她們一起聚會的日子,馨茹想到自己在盡本分中還有很多問題不明白,也想跟弟兄姊妹尋求一下。一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藉著跟大家尋求探討,馨茹覺得自己收穫了不少。正當她回味著這次的收穫時,負責人說:「你們組的組長調走後,一直沒選組長,今天咱們可以結合剛才大家對神話語的領受,還有每個人寫講道稿的實際情況,綜合衡量選出一個組長,這樣也能更好地帶動組內的工作。」馨茹聽後很高興,覺得這樣安排的確對講道稿工作有利,也能給自己的生命進入帶來一些幫助。馨茹和幾個姊妹都在心裡琢磨著……幾番搜索後,馨茹覺得組裡還是自己盡這本分時間長些,不管是在原則的領受上,還是在寫講道稿的思路上,她都要比其他兩個姊妹稍好一點,按原則衡量,她應該主動擔當這個託付。可她突然想到:「做組長責任大,萬一工作做不好,或是整理的講道稿存在什麼偏差,第一個就得找組長。再說,組長還得親自指導弟兄姊妹寫講道稿,自己要是不掌握原則,怎麼指導弟兄姊妹呀!如果出現什麼偏差,那不又要被神顯明了嗎?這可是涉及自己前途歸宿的大事,我可得慎重對待。要是自己不是組長,擔的責任就小點,也不至於被顯明淘汰,我還是老老實實地寫自己的講道稿吧!」想到這兒,她在投票的時候選擇了棄權。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其他幾個姊妹都推選她當組長。面對選舉結果,馨茹又喜又憂,喜得是姊妹們對她的信任,憂的是她怕做不好會再次被顯明撤換。馨茹又想到幾年前的那次撤換,心情更加沉重,心想:「這次我如果接受了這個託付,再盡不好本分,還會被撤換,若做出嚴重打岔攪擾的事,不就被淘汰了嗎?到時說不準連本分都盡不成了……」馨茹越這樣想,越不願接受這個託付,但理智上她又知道不應該拒絕。這時,她想起一段講道交通中說:「現在能絕對順服神的人太少,人都是挑選著順服,人都是按自己的意思辦事,憑自己的喜好行事,這哪裡是在順服神,都是在順服自己的意願。」(摘自《生命的供應·跟隨神當具備的理智》)從這段交通中,馨茹看到自己的確沒有順服,也意識到自己這樣的態度不合神的心意。馨茹這才勉強接受了組長的本分。但為了避免再次被撤換,更為了自己不被神顯明淘汰,馨茹在本分上特別有負擔,有責任心,不管是講道稿上的問題,還是弟兄姊妹生命進入上的難處,她都認真對待,不敢馬虎,反覆交通直到弟兄姊妹明白為止。就在她「積極」盡本分時,馨茹看到王姊妹寫的講道稿總是存在偏差,交通幫助多次還是沒有什麼長進。這時,馨茹有點洩氣了,她認為這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工作能力,不會抓工作,才導致弟兄姊妹盡本分沒有果效的,這樣下去不得把自己給撤換哪?……她越想心裡越壓抑,覺得自己真不能再盡這個組長的本分了,得跟負責人反映一下,安排別人吧。當她這樣決定時,心裡感到很不踏實,可又不知怎麼解決。痛苦中,她默默地跟神禱告,願神能夠開啟帶領她明白神的心意。

  第二天早上,馨茹無意中聽到方姊妹讀的一段神的話:「神定人的結局有一條原則:根據個人的表現,也根據個人的行為來最終定人的結局。你看不見神的公義性情,對神總是誤解,扭曲神的意思,導致自己總是悲觀失望,這不是自作自受嗎?……你自暴自棄,對神猜測懷疑,生怕自己是效力者……你這樣看待神,不就把神跟執政掌權的劃為一類了嗎?你對神總是誤解……」(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揣摩著神的話,馨茹感到蒙羞、慚愧,看到自己臨到事不尋求神的心意,活在誤解中揣測神,就這樣的態度怎能不讓神厭憎呢?事實上神定規一個人的結局,不是根據人一時的表現,或哪件事沒做好,而是根據人一貫的表現和做事的性質來決定,經多次幫助扶持還仍不悔改,這樣的人才是神厭棄的對象,這裡面帶有神的公義性情。如果人不認識神的作工,臨到點挫折失敗就防備神,把神想的小肚雞腸,好像神就是藉著人盡本分沒有果效來顯明、淘汰人,這是對神多麼嚴重的誤解呀!馨茹回想選舉組長時,自己就是因著以往盡本分沒有果效被撤換過才不願擔這個責任,雖然最後勉強順服下來了,但還是顧慮重重,怕被神顯明。為了得到神的認可才對本分更加「認真負責」,誰知她努力付出了那麼多,本分還是沒有果效,這時她又開始顧慮自己的結局,擔心這樣下去自己的前途歸宿沒有了,就不想盡組長的本分了。她意識到自己總是把前途命運掛在心頭,不能在本分上順服神,就自己這謬妄的觀點不但是對神的誤解,更是對神的褻瀆!認識到這兒,馨茹感到扎心般地難受,願意向神悔改,學著順服神。可一想到工作果效不好,她又擔心因著自己做不好會耽誤教會工作,不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中,該怎麼實行才是真實的順服神。糾結中,她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後,看到神的話說:「挪亞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時候並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麼,不知道神要作成什麼,神只是給他一個囑咐,吩咐他當做的事,而沒有太多的解釋,他就照著去做了,他並沒有在私下裡揣測神的意思,他對神沒有對抗,也沒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顆單純、簡單的心去照做,神讓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順服、聽神的話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對待神的託付就這麼直截了當,就這麼簡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馨茹從神的話中看到,當神的託付臨到挪亞時,挪亞並不知道神讓他造的方舟有多大,多長時間能造完,該用什麼來造,他沒有考慮這些,更沒有研究分析神讓他造方舟是做什麼用的,自己能不能造好……就是整個過程中挪亞沒有自己的摻雜、想像觀念,也沒有揣測神的意思,他只是在聽到神的吩咐後,就單純地接受、順服下來,並按照神的話去做,就挪亞對待神的態度得到了神的稱許。從挪亞的經歷中,馨茹明白了神的心意和要求,不管神安排的環境,在自己來看是好還是不好,自己能不能盡好這個本分,最終的結果如何,這都不是她一個受造之物該考慮的,她應效法挪亞的理性與順服,不應有自己的選擇、擔心和防備,這是她對待神,對待本分該有的態度。想到這兒,馨茹笑了,她知道自己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對神有一顆真心,在現有的本分上盡上自己的全力,這才是順服神的人該有的理智。馨茹不由得哼唱起經歷詩歌《順服神的一切安排》。

基督徒經歷:求職就業 我有妙招

山東省 進取

2018年3月30日 星期五  多雲

  六月份,我就要結束大學生涯步入社會了。面對大學生就業難的問題,我感覺自己「壓力山大」,就提前開始應聘找工作,每天起早貪黑地參加校園宣講會、面試,可折騰了半個月,我也沒找到合適的。我很著急,也很迷茫:「家人辛辛苦苦地供我上大學,就是希望我畢業後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減輕家裡的負擔,可這……唉,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工作啊?」

  下午,一個面試經驗相當豐富的同學突然給我打來電話,詢問我的近況,當我通過視頻跟他進行了一次面試情景模擬後,他對我說:「面試時說話一定要有足夠的自信,我們說的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讓面試官覺得你說的都是真話。」同學還講述了他的成功經驗:「面試官不過就是個傾聽者,他只是傾聽你告訴給他的信息。我們不要把自己的缺點過多地暴露,要多說自己的優點。俗話說得好,『逢人只說三分話,話到嘴邊留三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面試是什麼場合啊,一定得聰明點,見機行事……」聽完同學的一席指導,我茅塞頓開:「難怪公司沒有錄用我,原來是我面試時沒有更多地讓面試官看到我身上的優點啊!」有了同學的指教,我對找工作充滿了信心……

  值得慶賀的是,今天得到一個確切消息:我心儀已久的一家企業過些天要來我們學校開招聘會,這家企業我關注很久了,福利待遇都很不錯,這次我要運用同學教我的高招好好發揮,一定要進這家企業!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是個好日子,我通過了初試,可以參加複試了。

  回想今天的行程,我按照同學傳授的經驗精心準備了一番,果真順利通關。同學說的果然沒錯,我還得繼續給自己鍍金,讓面試官看不出任何破綻。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要把在複試中涉及到的問題都好好準備一下,到時候來個完美回答,這樣我就能如願進入這家企業了。

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多雲

  雖然這些天我一直在忙著整理簡歷,思考面試官可能會提問的問題,為了塑造一個完美的自我,我在簡歷上可謂是下足了功夫,但想到明天就要複試了,我心裡還是有些忐忑不安。於是,我找到姐姐充當面試官演習了一遍,演習非常成功。姐姐無意中問我:「簡歷上的內容都是真的嗎?」我隨口說:「多數都是我自己編的。」姐姐聽後就和我交通神的心意:「我們作為基督徒,不能和不信神的人一樣,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說謊搞欺騙,而應該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一是一,二是二,實事求是,不撒謊欺騙神,也不欺騙人,這樣神才喜悅我們,也才能獲得人的信任。神的話說:『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第三十三篇說話》)神有信實的實質,神喜歡誠實人,厭憎詭詐人,只有誠實人才蒙神稱許!可你這份簡歷大部分都是編的,這不是造假嗎?這樣做就是在說謊搞欺騙,是玩詭詐,雖然人不知道但神鑒察一切,這樣做不合神心意呀!」姐姐話音剛落,我的電話就響了,我一邊掏出手機,一邊無奈地對姐姐說:「姐,我也沒有辦法呀,現在的社會就業競爭太厲害了。你不知道,現在同學們都在美化自己的簡歷,這樣才會給面試官留下好的印象,才能被優先錄取。如果我實話實說,肯定不如其他人,那我還能被錄用嗎?我還是以後在工作中再實行做誠實人吧!」說完我就趕緊接同學的電話了。

2018/10/20

忠言不再逆耳

張 微


  初冬的早晨,太陽驅散了空中薄薄的霧靄,給大地帶來了一絲溫暖,一束陽光透過玻璃窗照進工作室,整個房間顯得格外明亮。

  小靜坐在電腦前一手託下頜,一手握鼠標,不禁在想:「雖然我來到這個組才兩個月,還不是組長,但在組裡的分量不亞於組內任何一個人,再說這段時間也是我在帶動這個組的工作,現在還取得了一些成果,看來我還是挺有工作能力的。」想到這兒,小靜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陽春三月,氣候剛要變暖,倒春寒的來襲再次帶來了幾分寒意。

  工作室內小靜滿臉嚴肅地站在李華和小凡的身後。李華和小凡正在緩慢地敲打著鍵盤,她們一會兒查查資料,一會兒停下思考著。小靜見狀眉頭緊鎖,顯出一副輕蔑的樣子,隨即便在李華、小凡的電腦前指手畫腳,「這裡多簡單啊,只需把層次調整一下不就行了嗎,怎麼還弄這麼長時間呢?」小靜口氣生硬地說著。李華和小凡面露尷尬沒說話,只是認真地看著小靜點出的問題。

  「好了,這個問題就說到這兒了,你們自己再看一遍吧。」小靜說完扭身回到了她的座位上。

  這天是組內上交文稿的日子,工作室內顯得比平時要忙碌了一些。李華和小凡邊看著電腦邊小聲交談著。小靜和小麗也正在檢查準備上交的文稿。

  小靜很快檢查完了手上的文稿,扭頭向李華她們著急地說,「李華姊妹,你們那份弄好了嗎?」

  「哦,快了,快了,還有一點就好了,再等會兒吧。」李華結結巴巴地回答著。

  小靜皺著眉頭顯得有些焦躁,帶著一絲怨氣地小聲嘀咕著:「幹活這麼慢,不得耽誤組裡的進度拖我的後腿嗎?如果文稿積壓得多了,帶領或許還以為是我沒有工作能力呢!」小靜看了看時間,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咱們還有那麼多活兒沒幹哪,你們能不能加快點速度啊!」

  李華和小凡的臉上顯得有些難堪。

  小靜瞥了她二人一眼,心想:「你們進組時間比我還長,這點工作都作不好,是不是沒有這方面的素質,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呀!要不跟帶領說換個人,這樣我們的工作果效也許就能好起來。」

  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每當李華提出和小靜不同的思路和建議時,小靜的臉上都會露出不悅,因在小靜眼裡李華的思路沒她清晰,文筆也沒有她好,整理出來的文稿也不如她,所以,只要李華發表觀點,小靜總是毫不猶豫地給其否掉,仍是按照自己的思路來整理。而李華因她的觀點、建議總是被否,心裡頗受打擊,漸漸變得沉默寡言。

  一天下午,天灰濛濛的,還下著雨,有時還伴著幾聲轟隆的打雷聲。潮濕的空氣凝聚在工作室內,給原本壓抑的氣氛增添了幾分沉悶。

  教會帶領劉姊妹和張姊妹走進工作室。

  小靜見帶領來了,心想:「這可是個好機會,我得把這段時間自己的工作成果彙報一下,再把李華的情況跟她們說說,讓她們也好及時解決。」

  張姊妹看著大家,微笑著問道:「這段時間大家的情形還好嗎?組裡的工作情況怎麼樣?」

  小靜急不可待地率先發言:「感謝神!這段時間我的情形挺好,組裡的工作也有些果效,我和小麗把上層讓返修的那兩份文稿整理上交後,又整理四份上交了……」小靜滔滔不絕地把她這段時間是怎麼作工作的,在盡本分中是怎麼獲得聖靈作工的詳細地講述出來,說話時還用餘光瞥了一眼李華和小凡,接著又把兩個姊妹工作效率差,耽誤組裡的工作進度都說了出來。小靜談完,李華談起了自己在盡本分中遇到的難處,還沒等她說完,小靜就打斷李華的話,結合她的作工經驗告訴李華怎麼做。不管哪個姊妹談到自己的問題和難處,小靜都蠻有「負擔」地給其交通。

  劉姊妹看著大家一臉受轄制的神情,表情有些嚴肅地說:「小靜姊妹,從你剛才的交通中看到你藉著談自己作工有果效,別人工作效率低,是在變相地見證自己貶低他人,好像組裡誰都不如你。再就是,人家的話還沒說完,你就插嘴給人去交通,這不是在顯露自己給人當老師嗎?如果你總是憑狂妄性情與人相處,只能讓人受轄制沒法跟你配搭。小靜呀,神把咱和姊妹們安排在一起盡本分,是為了讓咱互相取長補短,咱不要認為自己素質好就瞧不起別人,這樣發展下去很容易走上敵基督道路啊!」

  劉姊妹的話猶如當頭一棒,小靜頓時清醒許多,剛才的興奮勁兒消失得無影無蹤。姊妹們眼睛齊刷刷地看向小靜,小靜感到顏面盡失,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小靜耷拉著頭,兩手扣在一起緊攥著自己的衣角,略顯拘謹,她心想:「我盡本分這麼有負擔,工作還有果效,帶領不但不表揚我,還當著姊妹們的面這樣對付我,這不是有意讓我難堪嗎?再說,我把自己總結的經驗談出來,不也是想幫助她們嗎?怎麼說我抬高自己貶低別人呢?」小靜心裡憤憤不平。

  劉姊妹又說道:「活在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裡,若不及時扭轉是很危險的,那些在神作工中被顯明的敵基督就是因為常常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貶低、排斥別人,最終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咱們可要引以為戒呀!」

  帶領的話猶如一陣疾風暴雨再次向小靜襲來,小靜有點招架不住,她自問:「我的狂妄性情有那麼嚴重嗎?帶領竟然說我這樣走下去很危險……」

  整場聚會,小靜如坐針氈般地痛苦難熬,好不容易等到兩個帶領走了,她起身回到房間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帶領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對付我,讓我感到難堪、痛苦,我心裡很委屈。一想到自己在姊妹們面前丟臉了,我心裡就很抵觸,不願意接受帶領的對付修理。神啊!我的身量太小,求你保守我的心能順服下來,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

  一夜未怎麼合眼的小靜臉色有些蒼白,她無力地靠坐在椅子上,雙目無神地看著電腦,帶領的話不斷地在她的腦海中迴蕩,小靜心想:「帶領這麼嚴厲地修理對付我,還說我走的是敵基督道路,看來我的狂妄性情真的很嚴重,我會不會被撤換哪?」

  第二天下午,帶領張姊妹來了。

  小靜看到張姊妹強擠出點笑,張姊妹察覺到小靜與之前的不同,便關切地問道:「小靜姊妹,你的臉色不太好,哪裡不舒服嗎?」

  張姊妹的一句話勾出了小靜委屈的淚水,她低著頭哽咽著說不出話。

  張姊妹見狀問道:「小靜姊妹,你還在為劉姊妹修理對付你而難過嗎?」

  小靜再也忍不住了,便把她的所有想法都說了出來。

  張姊妹耐心地和她交通道:「小靜姊妹,教會各級帶領同工處理問題都是有原則的,不會因著你流露狂妄性情就隨便撤換。再說咱們都被撒但敗壞至深,哪方面的敗壞性情都需經歷神多次的審判刑罰和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才能達到變化呀!咱們得認識神的作工,不能誤解神哪!」

  小靜聽了張姊妹的話,臉色逐漸平和了下來。


  張姊妹繼續說:「今天我們臨到這修理對付,是神主宰安排的,為使咱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注重反省自己,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我們應該正確對待呀!咱們看段神的話吧。」


  「小靜姊妹你讀吧!」小靜接過神話語書讀道:「有一部分人經過修理對付之後就消極了,盡本分也沒勁兒了,忠心也沒了,這是怎麼回事?一方面是因為人對自己作法的實質不認識,導致人對對付修理不能服氣;另一方面是因為人到現在都不明白對付修理的意義,人都認為對付修理就是定人結局的表示。……在人看來,神作的不合人的意思、神作的不近人意就是神不公義,而人從來就不知道自己做得不合適,不合真理,也從來不認識人做的都是在抵擋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以人的表現定人結局的內涵之意》)

2018/08/22

迷途知返

安徽省宣州市 曉兵
  「你今天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保護你自身的,你應明知,免得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誤入迷霧之中再也找不著日頭……」每當唱起《貪享肉體安逸會斷送你的前途》這首神話語詩歌,我就會想起自己那試探神、背叛神的一幕幕,心中就懊悔不已,但又感激不盡。
  1997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不久我便大發熱心投身於傳福音的工作當中,並在神前立下心志:不受任何轄制為神花費,滿足神心。但隨著神作工的轉變,當神作的不合我觀念,我的慾望沒得到滿足時,我對神的「忠心」便隨之消失得無影無蹤,背叛神的本性也暴露在光中。
  那是1999年的一天,我從外地盡本分回鄉,遇見了多年未見面的老同學,只見他西裝革履,身掛手機,一副大款樣,真讓我羨慕不已,相比之下,我顯得那麼寒酸。幾天後,奶奶的一番話又觸到我的傷痛,「現在不出去打工掙錢,不給自己耽誤了嗎?沒錢誰能看得起你?看你同學在外掙了那麼多錢,買這買那……而你呢?一無所有!」剎那間,同學那副神氣樣又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心裡特別難受,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奶奶又說:「你叔叔辦的中堂廠正缺人手想讓你去。」「好!我去!」我脫口而出。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反覆思量:真的去掙錢嗎?陷入試探中難以自拔怎麼辦?但因自己的虛榮,加上金錢的誘惑以及現實的窘況,我便開始懷疑神的話,心想:不會吧,掙點錢就難以自拔?……一番爭戰後,我還是未能抵制住金錢的誘惑,就安慰自己說:「不要緊,掙點錢改變現狀後,我一定全身心盡本分,我不會和世人一樣掙錢掙不夠。」於是,第二天我就去了中堂廠。
  剛開始在中堂廠,我邊上班邊過教會生活,還時常提醒自己:不能離開神!但漸漸地我墮落了,開始厭煩吃喝神話,不想見弟兄姊妹。儘管每次聚會我都說錢沒有命重要,然而一回到廠裡,我還是不自覺地忙碌起來,甚至有時我還借用不停地工作來麻痺自己,使自己無暇顧及神預備的千萬年稀有罕見的災難。就這樣,我寧願過著與世人一樣虛空的生活,也不願在神話中找著真正美好的人生。
  後來,在一次聚會中,我的肚子突然像被東西錘一樣的疼,我實在撐不住,便進屋躺在了床上,但仍是疼痛不止,痛得我在床上直打滾。弟兄姊妹見狀,忙把我送進了醫院,可醫生卻說什麼病也查不出來。弟兄姊妹就勸我要省察自己,而我不但沒反省自己,反倒更認為沒錢不行,心想:「萬一哪一天得個重病若沒錢治療那不就等死了嗎?」因此,我嫌中堂廠每月四百元的工資太低,決定回家自己大幹一場。於是,我貸款六千元辦起了中堂廠。但為了能躲避末世的災難,我就一手抓錢、一手抓真理,來個兩不誤。誰知半年後,我不但沒賺錢,反而連本帶利虧了一萬多元。這時,我失去了理智,在神前大發怨言:「神哪,你不祝福我賺錢,也不該讓我賠本呀!你這樣作我哪有心思跟隨你呢?縱然我有錯,你也該體諒我的軟弱吧!……」此時此刻,被金錢沖昏了頭腦的我,心裡根本沒有一點神的位置,絲毫不認識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仍執迷不悟,竟又背叛神離開教會去學理髮,沉浸在罪惡之中,徹底將神忘記。
  直到有一天,我騎自行車去地裡接父親,騎到一陡坡上時,突然從路旁衝出一條惡狗,凶猛地向我撲來,我拼命地騎著車向坡下飛奔,但惡狗緊追不捨,還張牙舞爪地連連吼叫,嚇得我渾身發抖,直冒冷汗,將雙腳提得高高的。「砰」的一聲,我從車上摔了下來,摔在那盡是尖石塊的路上,又翻了幾個跟頭滾進路旁的溝裡才停了下來。此時,我的腿已動彈不得,手也麻木,我心裡極度恐慌:難道就這樣殘廢啦?弄個三長兩短怎麼辦?我忍著劇痛,躺在溝裡盼著父親趕快回來。終於,父親回來了,見我如此狼狽不堪,就問我是怎麼搞的,我哭笑不得地說:「被狗嚇的!」「怪事!狗不咬別人,怎麼偏偏咬你?」最後,父親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從溝裡弄到自行車上推回了家。我躺在床上,不由又想起了父親的話:「怪事!狗不咬別人,怎麼偏偏咬你?」頓時,我豁然開朗,感謝神!這一跤把我摔醒了!今天如果我一跤摔死或被狗咬死,那掙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呢!我越想越害怕,忽然,我想起了神話:「世界真是你的安息之所嗎?你真能因著躲開我的刑罰而獲得那世界上的一絲欣慰的笑嗎?……我勸你與其為肉體碌碌無為過一生,忍受人所難以忍受的一切苦楚,不如為我真心花費半生,何必那樣寶愛自己而逃避我的刑罰呢?何必因著躲避我一時的刑罰而獲得永遠的難堪、永遠的刑罰呢?我對人並不勉強要求,人若真願順服我的一切安排,那我也不會虧待人的。不過我需要人都相信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也許你以前發過怨言,不管你發過多少怨言,神都不記念你,今天來到,不必追究昨天的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真實的愛是自發的》)這時,一種感激之情湧上我的心頭,人的命都在神的手裡,是全能神給了我一條命。可我現在哪有臉再回教會呢!我悔恨萬分,痛恨自己鬼迷心竅背叛了神,在神所擺設的環境中不但不能為神作見證,還與神講理,大發怨言,隨從自己的肉體與撒但同流合污。想到自己試探神的性情,無視神的存在,無視神鑒察人的雙眼,無視神的管教,還厚顏無恥向神說理的那一幕幕,我禁不住流下了悔恨的淚水,並顧不得疼痛跪在床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太悖逆了,信你卻懷疑你,信你卻遠離你,根本沒把你當神對待,我實在是該遭咒詛!按照我今天的所作所為,本應被狗咬死,因你不允許一個人事奉兩個主,更不允許信你卻心中無你。今天我才看見沒有你我是多麼可憐,活在污穢之中卻不感覺厭憎,不感覺是在被撒但愚弄。神哪!我願把自己完全交託於你,求你再次憐憫我,保守我的心,使我的心能歸給你。傷好之後,我就離開理髮店,投入到福音工作中去,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當盡的本分,還報你愛,安慰你心,不再為金錢忙碌、為肉體奔波。」
  感謝全能神的愛,用刑罰審判將我從罪惡中再次救起,使我迷途知返,去追求一個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全能神的愛真是長闊高深,讓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我願在神前立下心志:從今以後,我再也不離開神了,願緊緊跟隨神走到路終,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

2018/07/17

全能神把我從錢財的漩渦裡拯救出來

        我是一個特別貪戀錢財的人。為了能多掙錢,我栽了四五畝地蘋果樹,又種了六畝地棉花,而且還在家裡養牛、養豬。因著活太多,所以我每天都得起早貪黑、披星星戴月亮地拚命幹活,幾年下來累出了一身病——腰疼、腿疼、胳膊疼,右手因得風溼病關節都變形了,整天麻木、疼痛,有時腿疼得不能走路,有時胳膊、腿疼得不能入睡,特別是到了陰雨天,渾身上下疼痛難忍。即便這樣,為了錢我仍是不顧一切拚命地幹活、勞碌。
        1992年冬天,蒙主揀選我信了耶穌。一心只想著得恩典、發大財的我常常向主禱告,求主賜給我更多的錢財。後來,我見養牛、養豬發財慢,就在集鎮上租了間門面做起了服裝生意,生意幹得很紅火。正當我準備大幹一番時,1998年秋天,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接受神的新工作後,因我不識字,丈夫天天晚上給我讀神話,我越聽心裡越亮堂,覺得神話真是太好了。後來,我就開始學文化、學詩歌、背歌詞,並按時參加聚會,還與弟兄姊妹配合傳福音,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對生意的事也不注重了,心想:今天我找到真道了,這回可得好好追求。幾個月後的一天,一位姊妹問我願不願意在家搞接待,我說:「我沒啥文化也盡不了別的本分,讓我搞接待,行!」當時我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可姊妹走後我就開始猶豫了,心想:我若是在家搞接待,就不能做生意了,這樣一年得少賺好幾千元;如果不回去搞接待,我又答應姊妹了。就在我不知該如何選擇之時,神話開啟了我,神說:「放棄吧,世俗錢財的貪戀!放棄吧,丈夫兒女之情的眷戀!放棄吧,自己的主張和成見!醒悟吧,時間太短!靈裡仰望,仰望,讓神掌權,千萬別做羅得的妻,被撇是何等可憐!何等可憐!醒悟吧!」「時候太近了!世界再好的東西也要撇下。」神話的開啟使我心裡敞亮了。是啊,現在都到末世了,神這次來作工是最後一次拯救人,如果在這最關鍵的時候我不好好追求真理,不盡本分預備善行,還像以前那樣貪戀錢財、貪戀世俗,為錢財而賣命,等神的工作一結束大災大難降下來了,我就是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用呢?到那個時候有多少錢也救不了我的命,只有神才能拯救我,只有好好追求真理、順服教會的安排盡好本分才能蒙拯救。羅得的妻子就是因著貪戀錢財而喪掉了性命,變成了鹽柱,我可不能像她那樣,我得放棄錢財,接受教會的託付盡本分。於是,我把服裝店轉讓給別人,高高興興地回家搞接待去了。
        幾個月後,姊妹又跟我交通讓我去我妹妹家和我妹妹一起搞接待。因著我心裡有想法,這次我沒像上次那麼痛快地答應,而是對姊妹說:「讓我考慮考慮吧。」姊妹走後,我裡面就折騰開了:我妹妹家離我家十幾里路,我要是去她家搞接待,家裡的蘋果樹怎麼辦?現在蘋果樹正在掛果,如果管理不好,一年就得少收入幾千元,本來因著不做生意就已經少掙幾千元了,要是再少掙幾千元,那損失就太大了,不行,不能去她家搞接待。就在我拿定主意想拒絕託付時,一天,我看到神話說:「你們的心裡滿了慾望、錢財,物質充滿你們的頭腦。你們天天都在計算如何從我獲得什麼,天天都在計算從我得到的錢財、物質有多少,天天都在等待會有更多的祝福降在你們身上,讓你們享受更多更高的可享受之物。你們每時每刻想的不是我,不是從我而來的真理,而是你們的丈夫(妻子)、兒女,你們的吃穿,想的是你們將如何能享受得更好,享受得更高,你們將自己的肚腹裝得滿滿的還不是一具死屍嗎?……你們都為自己的肚腹操勞得頭髮斑白,卻沒有一個人為我的工作獻上一根毫毛。」神的句句責備之語敲打著我的心,使我羞愧難當、無地自容。我雖然跟隨著神,但滿腦子想的都是錢財,整天就是圍著錢團團轉,簡直鑽到錢眼裡去了,時時都在計算個人的利益得失,只能在不吃虧、不涉及個人利益的情況下盡點本分,當自己的利益受損失時就不幹了,就不能順服神了,我真是個自私卑鄙的小人!以往我光知道拚命地幹活掙錢,成天就是為錢活著,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後,我知道了自己是受造之物,得為神活著,可我現在不但做不到為神而活,甚至連自己該盡的本分都不願盡,我真是太沒良心了。想想以前我為錢財活著、為撒但活著的時候多苦啊,雖然掙了點錢,但心裡一點也不覺得有享受,可自從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每當我活在神面前吃喝神話、盡本分的時候,心裡都特別有享受,感受到的是心靈裡的平安、踏實與快樂,這可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啊!今天神把我從苦海中拯救出來,可我卻不識好歹還老想著再回去過苦日子,我這不是太傻了嗎?今天教會安排我盡本分這是神的高抬,是神在拯救我,我不能再過以往那種畜生一樣的生活了,我得重新換個活法,不再為錢財、肉體活著,我得為神活一次,為滿足神活一回。就這樣,神審判刑罰的話語又一次把我從黑暗中救出來,使我放棄錢財選擇了本分。雖然那一年的蘋果少賣了幾千元,但我心裡一點兒也不心疼,反而覺得損失點錢也無所謂,只要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就行。感謝神,這都是神的話語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當我選擇滿足神的時候,我也享受到了神的祝福:在妹妹家搞接待期間,我天天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吃喝神話、唱詩讚美神,弟兄姊妹一有空就教我認字、讀神話,教我唱歌、跳舞,當我有消極情形或遇到看不明白的神話時,弟兄姊妹就耐心地跟我交通,幫助我、扶持我。我每天過得都很充實、很快樂,心裡享受無比!

2018/06/25

嚴厲的審判 神愛的拯救

單 一

        我從小就喜歡爭當第一,追求做人上人,受父母和學校的教育、薰陶,我更是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這些生存法則當成了座右銘。為了實現出人頭地的願望,我刻苦學習、鑽研各門學科知識,處處跟同學競爭;長大參加工作後,我更是力爭做到最好,希望成為廠裡最出色的員工,得到別人的高看、仰慕,我覺得這樣活著才有價值!為此我付了很多代價,常常累得筋疲力竭,心中也苦不堪言,但為了實現自己活著的價值,我覺得受這些苦都值。

        2008年,婆婆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通過讀神的話、看福音視頻,我才知道原來天地萬物都是神創造的,我們人類的生命氣息也都是神賜給的,是神把我們一步步帶領到了今天,整個人類都應該信神、敬拜神。歸回到造物主的面前,我心裡有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從此,我認真讀神的話,常和弟兄姊妹聚會交通,唱詩歌讚美神,我感到很開心、很快樂。

        兩年後,因我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我深知這是神對我的高抬,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走路都一步顛三下。我在心裡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盡本分,把弟兄姊妹都帶到神面前,絕不辜負神對我的期望!聚會時,我儘量把自己明白的真理都分享給弟兄姊妹,解決大家的難處與問題;我還常與福音組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探討福音工作,竭力交通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使弟兄姊妹都能在中共政府與宗教界的逼迫中繼續信心百倍地傳揚神的末世福音。一段時間後,教會各方面工作果效逐步上升,教會生活越來越好,前來尋求考察真道的人也越來越多。看到這樣的喜人景象,我心裡美滋滋的:教會工作果效這麼好,多數可都是我的功勞啊,看來還是我有工作能力,要是再加把勁兒工作果效會更好,弟兄姊妹肯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後來,我與中層帶領一起聚會時,看到姊妹結合經歷談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時滔滔不絕,弟兄姊妹都向她投去羨慕的目光,我就暗暗較勁兒:「能說會講就是好,走到哪兒都能得著弟兄姊妹的高看,我也要好好追求,將來也要當大帶領,盡上大本分!」為了迎來這一天,我開始學中層帶領的作工方式,聚會時有意識地針對弟兄姊妹的難處與情形來交通,當看見大家都向我投來讚賞的目光時,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覺得自己是教會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像我這樣有工作能力的人當大帶領那是指日可待的事!

神愛的拯救

        一天,帶領說要在我們幾個同工之間選舉一名中層帶領。聽到這個消息,我激動極了,心想:「機會終於來了!我要是做了大帶領,負責大範圍的工作,那多風光、多露臉哪!」選舉那天,我打量著前來參選的幾個同工,心裡不停地衡量著:「論年齡,我比他們年輕;論文化素質,我比他們高;論作工能力,我比他們略勝一籌……」越衡量越覺得自己是最有培養價值的。在投票時,我很想投自己一票,如果多一票,我當選帶領的機率不就更大了?但轉念又一想:「要是弟兄姊妹得知我毛遂自薦,那多不好意思啊……」我手裡拿著筆,內心激烈地爭戰著,抬頭看看身邊的幾個同工,最後很不情願地把這一票投給了鄭姊妹。沒想到最終結果是鄭姊妹當選帶領,我因一票之差落選了!我表面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鼓勵姊妹加油,內心卻翻江倒海般地難受,後悔自己投了鄭姊妹一票,如果我這一票不投給她,投給自己,這中層帶領的位子不就是我的嘛!我們原本是盡相同本分的,現在她成了我的上層帶領,以後還要來給我安排工作,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放啊?弟兄姊妹又會怎麼看我呀?我越想心裡越難受,實在不願接受這個事實。我起身走進洗手間,忍不住難過地哭了起來……我也知道這眼淚流得不合神心意,自己這是在爭名奪利。於是,我一個勁兒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不然被弟兄姊妹看出我地位心這麼重,那我不是顏面盡失了嗎?接著我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擦乾臉上的淚水,強打精神走了出來,硬著頭皮與鄭姊妹商量教會工作……

        第二天,鄭姊妹說要和我一起去小組聚會,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原本我們都是平級的同工,我的工作能力還比她強,我倆要是一起去聚會,弟兄姊妹都知道是她當選了帶領而不是我,大家會怎麼看我呢?這讓我的臉往哪兒放呀?可想到這是自己的本職工作,非去不可,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聚會期間我特別不愛聽鄭姊妹交通,覺得自己比她強,帶領的位子本該是我的卻被她搶去了,心裡就不服氣,因此鄭姊妹讀神的話時,只要她讀錯字,我就抓住機會故意大聲給她糾正過來,以此證明我的文化素質比她好,讓她知道她不如我。當弟兄姊妹向鄭姊妹尋求問題時,我坐在一邊有種被冷落的感覺,故意藉著倒茶來掩蓋自己內心的不平衡,巴不得聚會早點結束。最後嚴重到一個地步,只要是鄭姊妹來聚會,我就把頭扭向一邊,不願聽她的交通,總覺得自己比她強,讓她來給我聚會,這不是讓我甘居人下嗎?漸漸地我靈裡黑暗、下沉,連神的話也看不進去了,每天感覺特別累,特別苦,還有一種莫名的驚悚與懼怕,總怕自己被神離棄。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不好了,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我靈裡很黑暗、痛苦,我知道自己這種情形不合你的心意,可我實在勝不過敗壞性情的捆綁。神啊!臨到這事都有你的美意,願你開啟我,讓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明白你的心意。」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各人都在眾人中升為至高,升為眾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橫,在所有的蛆蟲中橫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沒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廝殺一陣,便安靜下來了;你們並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爭出什麼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著我的面卻互相你爭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嚴厲的審判之語把我追求名譽地位的野心慾望揭露得淋漓盡致,使我感到無地自容。揣摩著神的話,我反省自己盡本分的存心目的:我整天奔波忙碌在教會間處理各種事務,是想讓弟兄姊妹認為我有負擔、會作工,因此而高看我;為了得到中層帶領的位置,我馬不停蹄地穿梭在教會中,加緊聚會扶持弟兄姊妹,目的是為了「換取民心」,為自己拉選票;當鄭姊妹被選為中層帶領,我就產生了嫉妒之心,與她明爭暗鬥、比試高低……此時我才意識到,我整天在教會裡奔波忙碌,外表看好像是在體貼神的心意,實質卻是在用好行為迷惑弟兄姊妹,是打著事奉神的旗號為自己的名利地位而作工跑路,把教會當成了爭名奪利的場所,一心只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追求得到人的高看、仰慕,絲毫不追求真理,不體貼神的心意,更不維護神家的利益,事奉著神卻背著神搞自己的經營。想想是神的揀選把我帶回他的家中,使我有幸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還蒙恩有了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機會,可我不但不還報神的愛,反倒利用作工來謀得個人的名利地位,像我這種自私卑鄙的人怎能不令神厭憎呢?我落在黑暗中被神離棄,這的確是神的公義!細想想,我的地位再高不還是個塵土不如、敗壞至深的受造之物嗎?我總追求一文不值的名利地位,又怎能得著真理、蒙神拯救呢?

2018/02/26

教會生活電影《審判中的轉變》基督徒如何脫離「名」和「利」的枷鎖


        她叫陳曦,從小受父母和學校的教育、薰陶,總想出人頭地,追求做人上人,為此她刻苦學習,不辭辛苦。信神後,陳曦讀了很多神的話,明白了一些真理,看到只有信神、跟隨神才是人生正道,她便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2016年,陳曦為逃避中共政府的追捕迫害來到了海外,並在教會配合用英語傳揚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她感到很榮幸,覺得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正當她滿懷信心想在教會裡大顯身手時,發現身邊的弟兄姊妹交通神的話有亮光,而且英語水平都比她優秀,她不甘落後,為了超越別人,得到別人的高看、讚賞,她加倍努力學習。一段時間後,她還是比別人落後。陳曦接受不了這個現實,整天活在爭名奪利的痛苦中,無心再追求真理注重生命進入,更無法盡好本分,為此她陷於悲觀失望之中……這時,陳曦來到神面前禱告,讀神的話,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喚醒了她的心靈,使她看清了名譽地位的實質與自己被名譽地位捆綁、苦害的後果,明白了盡本分的意義,真正的人生價值是什麼,怎樣活著才是真實的幸福。從此以後,陳曦有了正確的追求目標,不再受臉面、地位的轄制,而是注重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愛……

2018/02/01

基督教會視頻《審判中的醒悟》神拯救我脫離名利地位的枷鎖


        李潔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渴慕的話,撇下一切為神花費,兩年後被選為教會帶領。在盡本分中,她狂妄自大、爭名奪利的撒但性情不斷流露出來:看到配搭的姊妹被提拔了,她嫉妒不服,活在消極情形中;聚會中,她有意高舉見證自己、貶低同工,企圖獲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因著她不追求真理,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走敵基督的道路,導致她失去聖靈作工,作不了實際工作被撤換了帶領的本分。失去了地位,她陷入了熬煉,通過讀神的話,反省自己,她認識到自己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支配身不由己地爭名奪利,做出悖逆神、抵擋神的事。在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中,她終於醒悟了,看清了追求名利地位實質就是走敵基督道路,開始恨惡自己的撒但本性,也明白了信神只有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達到順服神、愛神、滿足神,才是信神成功的路,才能蒙神稱許。在後來的盡本分中,她注重追求真理,腳踏實地地盡本分,不再憑撒但的毒素活著,而是注重實行真理,憑神的話活著,逐步掙脫了名利地位的捆綁,心靈得著了釋放自由。

2018/01/29

《夢中醒來》精彩片段:接受末世基督被提進天國


         我們只信主耶穌,持守主耶穌的道,不接受全能神末世的審判工作,能得著潔淨被提進天國嗎?您願做聰明童女跟上神的腳蹤得著天國的福分嗎?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2018/01/26

基督徒的見證分享《脫去地位「枷鎖」好輕鬆》神的救恩



        梁智信神後,一直熱心追求,積極盡本分,幾年後被選為教會帶領。在盡帶領本分期間,他發現有的弟兄姊妹能力比他強,他心裡就不服氣,甚至還嫉妒弟兄姊妹,為了維護自己的臉面地位,他就暗中與弟兄姊妹比試高低、爭名奪利。名利地位就像一道無形的枷鎖牢牢地捆綁、束縛著他,使他做出違背真理、悖逆神的事。因著他盡本分只為名利地位作工,不追求真理,導致失去聖靈作工,作不了實際工作被撤換了帶領的本分。為此他痛苦不堪,來到神前反省自己……經過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他認識到追求名利地位完全是由自己狂妄自大、崇尚權勢地位的撒但本性導致的,看透了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與危險後果就是走敵基督道路,如果始終不悔改,結局注定是沉淪滅亡,同時他也看清了信神當走追求真理、忠心盡本分的道路。之後,他在盡本分中注重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當流露爭名奪利的敗壞性情時,就禱告神尋求真理,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按照神的話實行背叛肉體,擺正自己盡本分的存心,無論有沒有地位,都能踏踏實實盡本分。漸漸地,他擺脫了地位「枷鎖」的捆綁,不再追求名利地位,走上了追求真理蒙拯救的人生正路。

2018/01/23

基督教會詩歌:揭開聖經奧秘《七雷發出》


        伴唱:七雷發出,七雷發出,震動地宇,震動地宇,七雷發出,震動地宇,天翻地覆,響徹雲霄!響徹雲霄!響徹雲霄!

      1 這聲音極其入耳,人是難能逃避,難以躲藏,難以躲藏。閃電雷聲發出,霎時天地巨變,人奄奄一息,奄奄一息,接著,一場急風暴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席捲全宇,從天而降!從天而降!雷聲如閃電,寒光閃閃,令人心驚膽戰!利劍兩刃,擊殺擊殺悖逆之子,利劍兩刃,擊殺擊殺悖逆之子,隨之又有陣陣的哀號聲音,有的在夢中被驚醒被驚醒,大吃一驚,發人深省,發人深省,趕緊回到寶座前,不再招搖撞騙、為非作歹,這樣的人醒悟不遲醒悟不遲。

     2 從寶座觀看,鑒察人心肺腑,拯救真心厲害要神的人,憐憫他們。凡存心愛神勝過一切的,明白神心意、跟從神到路終的,神必拯救到永遠!白色大寶座的審判公開揭示於眾,向萬民宣告,審判開始了!凡嘴和心不一的,疑惑不敢較真的,虛度光陰、明白神意不肯實行的,必遭審判無疑,必遭審判無疑。寶座之上,直到整個宇宙地極,這七雷在回聲,要有大批人被拯救,歸服神寶座之前,歸服神寶座之前。

      3 隨著這道生命之光,人求生存之路,不由自主赴神而來,屈膝敬拜,口稱全能真神。讓地極的人都看見,神是公義的,神是信實的,神是慈愛、是憐憫,神是威嚴、是烈火,最終是無情的審判,無情的審判。人人心服口服,任何人不敢再抵擋,不敢再論斷、誹謗,不敢再論斷、誹謗。宇宙地極家喻戶曉,人人皆知。全能神是獨一真神,萬國萬民必降服在神面前,降服在神面前,直到永永遠遠!永永遠遠!直到永永遠遠! 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2017/12/29

神的說話《你是活過來的人嗎?》



        全能神說:「人要想成為活人,成為見證神的人,成為被神驗中的人,務必得接受神的拯救,甘心順服在神的審判刑罰之下,甘心接受神的修理對付,這樣才能實行出神所要求的一切真理,這樣才能得著神的救恩,才能真正成為活人。活人是蒙神拯救的人,是經神審判刑罰的人,是肯奉獻自己甘心為神捨命的人,是甘心為神花費一生的人。活人見證神才能羞辱撒但,活人才能擴展神的福音工作,活人才是合神心意的人,活人才是真正的人。」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2017/12/18

基督教會電影《這是何等悅耳的聲音》之怎樣確定主耶穌已來到?



        自從教會荒涼,許多主內弟兄姊妹都明顯地感覺到沒有了聖靈作工與主的同在,也都在苦盼主的再來。可是當聽到主耶穌已經回來的消息時,我們怎樣才能確定主耶穌已來到了呢?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2017/12/16

基督教會電影 《這是何等悅耳的聲音》精彩片段:神末世的審判是懲罰還是拯救?


        有些人讀的話,看到有些話說得比較嚴厲,對人是審判、是定罪咒詛,就認為神審判人、咒詛人,人不就被定罪、受懲罰了嗎?怎麼還說神的審判是為了潔淨、拯救人呢?神的話說:「神咒詛的是人的悖逆,審判的是人的罪……」「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們該如何正確認識神末世的審判工作呢?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2017/11/21

福音電影《我的事你少管》精彩片段 接受主耶穌再來的福音是離道反教嗎?


         聖經中保羅說:「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加拉太書1:6)牧師長老謬解保羅的這句話,定罪凡接受主耶穌再來福音的人就是離道反教、背叛主,有些信徒因此受迷惑錯失迎接主的機會。可見,弄明白這節經文的真意,對我們迎接主的再來太重要了。那這節經文的真意究竟是什麼呢?接受主耶穌再來的福音是離道反教嗎?本短片為您揭曉。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

《天佑》災難中神手庇護【微電影】


        人常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在科技、交通、物質生活高速發展的今天,我們身邊的災難也與日俱增。翻開報紙、打開電視,映入眼簾的多數都是:戰爭、地震、海嘯、颶風、火災、水災、空難、礦難、社會動盪、暴力衝突、恐怖襲擊等特大天災人禍。這些災禍頻繁發生,而且級別也不斷升高,災禍侵襲之處,帶來的都是痛苦、流血、傷殘和死亡。每時每刻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不幸,突顯出生命的短暫和脆弱,我們無法預知以後會臨到什麼天災,更不知在天災中該何去何從,我們人類該怎麼做才能脫離災難?在本節目中你會找到答案,找到唯一能使你蒙神保守、渡過災難剩存下來的途徑。 

     「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末後基督全能神的顯現與作工而產生的,是由所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被神話語征服拯救的人組成的,完全是全能神親自設立的,也是全能神親自帶領牧養的,絕對不是哪個人創建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只要閱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神已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