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标签为“名利地位”的博文。显示所有博文
显示标签为“名利地位”的博文。显示所有博文

2020/01/17

我找到了真正的家

美國 洋洋
在我三歲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那時媽媽剛生下弟弟,奶奶因為迷信,就說爸爸是被弟弟和媽媽克死的。無奈,媽媽只好帶著弟弟到外公家住,所以從我懂事開始,就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爺爺奶奶雖然待我很好,但我還是覺得很孤單,很想跟媽媽、弟弟在一起,盼望像其他小孩子一樣能得到媽媽的疼愛。其實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有個真正的家,媽媽能疼愛我,能跟我說說心裡話,但是這點要求也成了我的奢望,我只有在週末才能見到媽媽。當我在學校遇到困難的時候,媽媽也總是不在我身邊,我就像路邊的一棵小草,無人問津。久而久之,我變得很自卑,什麼事都憋在心裡,不會主動與人交流。十六歲那年,村裡有些人去國外務工,我也動心了,心想:家裡條件不好,如果我出國了,就能自食其力,再貼補家裡一點,這樣也能讓家人生活好一些。

2020/01/06

聚會交通不追求讓人高看 靈裡得到釋放自由

美國 William
以往聚會交通總為臉面地位患得患失,我心痛苦難受;如今神話語帶領我擺正心態,聚會交通不再追求讓人贊成、高看,心靈得到釋放自由!
——題記
聚會交通贏得弟兄姊妹的誇讚後……
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特別喜歡讀神的話語,經常禱讀、揣摩神的話,因此在聚會時我談出來的亮光也比較多,弟兄姊妹都說我領受純正、交通得好。聽了這些話我心裡美滋滋的,更願意在聚會中積極交通。

2019/08/28

權利、地位誘使我遠離真道

我是1998年在大光派信的,信主後得到許多恩典,看到不少神蹟,全身的疾病也都得到了醫治。因著這些,我很追求,後來便被立為教執,主持一個教會的工作,信徒500多人。

2019/08/24

名譽、地位、錢財泯滅了我的良心

1993年冬,因母親去世,家庭變故,我失去了升學的機會。迷茫惆悵中,我走進了校園附近的聚會點信了耶穌,在那裡我體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愛護,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開始看聖經,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教會聚會。由於我熱心,追求不久就做了帶領,後來成為一名享受工資待遇的專職事奉人員。從此,我和幾位長輩各處奔走傳福音、牧養扶持教會,我們還聯接了全國所有的安息日教會,我也成了東北三省聯會同工、東北三省事工。名譽、地位、錢財的獲得使我春風得意,立志獻身給,並要在屬靈的道路上大展宏圖。

2019/08/07

命運之舟 誰主沉浮

無 名
在我九歲那年,父親因病去世,母親為了養活我們三個孩子經常在外面受欺受壓,因無處訴說心中的委屈,回家後就把怨氣發洩在我們身上。那個時候,我感覺自己的童年實在太不幸了,不僅家裡窮,沒有父愛,還要時常面對母親的責罵和體罰,這樣的苦日子,我一天也不想再過了。上學後,老師告訴我「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靠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老師的教導,讓我明白了我的苦命是可以通過自己的雙手改變的。再加上電視裡經常播放一些名人、偉人的成功奮鬥史,看到他們頂著光環,在聚光燈下露出自信的笑容,備受人們擁護的場面,我心裡羨慕不已。在這種環境的影響下,我開始為自己編織美好的夢想,堅信只要我不斷地努力,總有一天會脫離苦難功成名就的。

2019/08/01

職場的誘惑(下)

開 心
原以為我從此可以恢復以前普通平凡的生活了,沒想到張總對我「色誘」不成,又開始對我實施「利誘」……
春節前的一天,張總突然發短信讓我到他辦公室。我知道二樓只有張總一個人,心裡有些猶豫:「不去吧,這是領導的命令,可是去吧,我又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我有點膽怯、害怕,就趕緊向神禱告,求神加給我聰明智慧,使我能勝過撒但的試探。隨後我來到張總的辦公室,我有意離他很遠,張總見狀微笑著說:「看把你嚇的,找你沒什麼事。」隨手從口袋裡掏出一張購物卡遞給我,並說:「這是給你的獎勵,感謝你這一年來為公司所作的貢獻。」我一聽這話心裡很驚訝,我一個端茶倒水的能為公司作什麼貢獻,怎麼會有獎勵呢?這不又是張總誘騙我的詭計嗎?於是我拒絕了張總的「好意」,對他說:「我只是做了我分內的事,我每個月也都領工資,這張卡我不能要。」可張總非要把卡塞進我的口袋裡。就在我們拉扯的過程中,我突然意識到張總是在故意接近我,我不能再與他這樣糾纏下去,於是我連忙說了聲:「謝謝領導,如果沒別的事,我下去工作了。」沒等他回話,我就趕快跑了出去。出去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感謝神保守我沒有出事。之後,我又把那張購物卡轉給了張總。張總看我不接受他的「好意」,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都沒有再打擾我。我從心裡感謝神加給我智慧,再次勝過了撒但的試探。

2019/07/31

職場的誘惑(上)

開 心
全能神說:「世界越來越花花,人看見了,心都被它吸引,有許多人不能從那裡拔出來,那些搞騙術的、行邪術的要迷惑大批的人。如果你不求進取,沒有理想,你就會被這罪惡的波濤席捲而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二)》)全能神的話揭示了這個充滿邪惡的花花世界,到處都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誘惑:金錢、名利、地位、權力、情色……這些誘惑就像罌粟花一樣,是一個個「美麗的陷阱」,也是撒但引誘人、敗壞人的手段和方式,多數人都識不破撒但的詭計,無法擺脫這些誘惑而掉進陷阱裡,活在罪惡中墮落,任由撒但敗壞,痛苦不已。回想自己的經歷,若不是神的保守和神話語的引導,我也早就掉進這「美麗的陷阱」中無力自拔……

2019/07/30

失迷中是誰將我救起

劉 蘇
引言
我曾做過網絡營銷工作,在這個物慾橫流的邪惡社會,奉行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錢不是萬能的,沒錢是萬萬不能的」等撒但的生存法則。為了賺得更多的錢,我多少次違背道德,昧著良心幹著坑矇拐騙的勾當。雖然金錢讓我的肉體得到了暫時的滿足,外表光鮮亮麗,但我的內心卻是擔驚受怕,備受痛苦折磨。正當我陷在金錢的漩渦中迷失自我,失去了做人的良知與尊嚴時,全能神將我從迷途中救起,帶領我走上了人生的光明正道……

2019/07/08

培訓風波中的得與失

江蘇省 李莎莎
「李莎,這是新來的員工曉東,你作為小組長,在業務方面要多指導指導她啊!」想到我們最近業務繁忙,我向部門經理申請加添新員工,沒想到這麼快就安排過來了。於是,我微笑著對經理說:「嗯,好的。」之後,我便負責代培及安排曉東的工作,並給她講解她負責的工作範圍及注意事項。期間,曉東時不時會問一些技術性的問題,我都對答如流,其他同事聽了也都連連點頭稱讚,眼神中還帶著羨慕與高看。看到這一幕,我頓時有種成就感,覺得自己做組長還是當之無愧的。

2019/07/04

外教課上的心靈風波

韓國 若垚
「筱雅,你的英語口語真好,跟外教對起話來這麼流利,我真的好羨慕你哦!」「那是,人家筱雅是英語專業畢業的,咱能跟人比嗎?」筱雅嘴角上揚,心裡美滋滋的,享受著同事們的誇讚。
「嗨,筱雅,做什麼美夢呢?外教已經來了,咱們趕緊去上課吧!」同事悠悠拍了拍筱雅催促道。
「哦,沒……沒做什麼美夢……上課?哦,那咱們趕緊去吧!」說著,筱雅拿上外套和筆記本電腦,和悠悠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公司走廊裡,筱雅臉上掛著微笑快步朝教室走去……

2019/07/03

職場見證:如何走出嫉妒陰霾

河南省 李璐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陰
今天我早早來到了公司,本想把經理讓我和佳佳整理的會議資料和設計報告趕緊整理出來,可我一到辦公室就看見佳佳正低著頭全神貫注地工作,手指在鍵盤上快速地敲打著。我問她在做什麼,她說她正在整理設計報告,讓我先整理會議資料,說完就繼續打字了。聽著她「啪啪」的打字聲我感到很刺耳,我又急又躁,心裡就跟佳佳賭氣,也想快點把會議資料打出來,這樣就不顯得自己比她差了,可我越是想快,手越是不聽使喚,憋了半天想出一句話還不成立,我是刪了又打,打了又刪……我的心越來越煩躁了,隱約中我意識到自己是在嫉妒她……
唉!回想當初我和佳佳同時應聘到這家公司,又同時進了設計部。本以為我學歷比她高,專業水平比她強,工作起來會略勝她一籌,沒想到一段時間相處下來,她的長處都嶄露出來:適應環境能力強,能很快投入工作狀態,做事利索,討論設計稿時,新思路總是她先說出來……我覺得自己很丟臉,處處都比不過她,但我又不甘心,不想作她的陪襯,不然上司和同事該高看她了,誰還會喜歡我?那我的臉面往哪兒放啊!可不知怎麼搞的,我越跟她比,越想超過她,我倆的差距好像越大,在她的襯托下我顯得又拙又笨,連自身原本的一些優勢、長處也發揮不出來了,面對這種窘況,我沒有了初來公司時的激情和鬥志。這幾天,我表面上和顏悅色地與她說話,心裡卻早已翻江倒海了:「她怎麼那麼好啊,怎麼樣樣都比我強呢?要是沒有她就能顯出我了……」我整天都被這些心思佔滿了,感覺自己很累、很苦,都沒心情工作了,有時我索性趴在桌子上閉目養神,以此來調整心態,可無論我怎麼做,心中的嫉妒之火還是在燃燒著,甚至都不想看她一眼。我越想這些心裡越急躁,無助中我只有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你救救我吧!我該怎麼辦啊?求你使我煩躁的心安靜下來。」

2019/05/21

基督徒見證:有捨,才有得

吳 妍
俗話說「捨得,捨得,有捨才有得」,但這樣的捨己精神又有幾人能做到呢?尤其在這個追名逐利的時代,在現實的利益面前,有誰能先作出這樣的選擇呢?吳妍曾經也是這樣,常常身不由己地為利而行,經歷了神一次次刑罰審判的作工,她才對「捨得」這兩個字有了點真實的認識與感悟。
私心牽絆 神的話解圍
2017年10月,我和李姊妹因狂妄自大給教會工作造成一些影響被停下本分。在這期間,我倆通過操練寫講道稿,逐漸對自己走的錯誤道路有了些認識,覺得寫講道稿對自己的生命進入太有益處了。每次我們寫完講道稿後,都會拿給對方檢查,當我看到李姊妹寫的講道稿內容散亂,語句不通順,錯別字多,有的地方還把兩個標點符號放在一起時,我心想:「以往自己給教會工作帶來一些影響,不知怎麼彌補,雖然現在盡不上什麼本分,但我也應該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既然姊妹寫講道稿還有些問題和難處,我就盡所能地幫助她吧。」於是,每次我們寫完講道稿,我都幫姊妹糾正錯別字和標點符號,有時還幫著修改一些語句,發現層次不清晰的地方,也跟姊妹交通該怎麼調整層次,若發現講道稿中有空洞的話我就引導姊妹補充一些細節。姊妹寫了幾篇講道稿後有了明顯的長進,加上姊妹勤學好問,平時還習慣做筆記總結問題,沒過多久,她寫出來的講道稿越來越好,層次清晰了,語句通順了,錯別字也少了。看到姊妹的進步,我本應該高興才是,可我卻莫名地產生了一種危機感,心想:「照這樣下去姊妹很快就會超過我的。以往我和李姊妹一起盡本分時,弟兄姊妹都知道李姊妹文筆不好,我在文字方面比她有優勢,現在姊妹寫講道稿的水平有了明顯的提高,而我還在原地踏步,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呀?會不會說我靈修反省一點長進都沒有?」想到這兒,我心裡就隱隱作痛,總感覺姊妹的長進對我不利,心裡便產生了不想再幫姊妹修改講道稿的念頭。

2019/05/17

被仰望的人有禍了 你真的知道嗎

許 晶
2008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隨後,我過上了教會生活,在跟弟兄姊妹接觸中,我看到大家彼此之間都能交心,互相幫助,我有不懂的地方或者做錯什麼,弟兄姊妹都憑愛心幫助我,從不斤斤計較。來到全能神教會,我彷彿進入了一個美好的世界,心裡感到特別溫暖、釋放。看到弟兄姊妹的活出,我追求真理的心更大了,覺得信神真是太有福了!
後來,我看到比自己大兩歲的表姐在教會裡盡帶領本分,雖然文化程度跟我差不多,但教會裡不管有什麼問題,她都能及時地解決,也能給弟兄姊妹指出實行的路途,常常贏得弟兄姊妹的誇獎與稱讚;還有我們教會的帶領,她已經五十多歲了,文化也不高,但弟兄姊妹有什麼問題卻能游刃有餘地幫助解決,弟兄姊妹都很尊重她,我也打心眼兒裡佩服她們,心想:「若有一天,我也能像她們一樣,那該多好啊!」之後,我更加熱心追求,常常禱告、讀神的話語,積極參加教會生活。不久教會安排我盡上了澆灌本分,我暗自高興,心想:「盡這個本分都是明白真理有根基的弟兄姊妹,而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盡上了這樣的本分,看來我也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啊!」此後,我盡本分的勁兒更大了,不管天氣多麼惡劣,路途有多遙遠,我都從沒有耽誤過本分,有時聽說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了,不用帶領吩咐我都會主動地去扶持幫助。不管帶領安排我作什麼工作,我都不打折扣地完成。
吃苦,付代價,花費

2019/05/14

追求高位 前途無亮

黑龍江省 常新
的時候,我獨自扶持一片教會,那時候常會聽到弟兄姊妹說:「你這麼年輕,素質又好,為神花費付出那麼多,將來得的冠冕肯定是最大的。」看到弟兄姊妹都特別仰望、崇拜我,我覺得很有成就感,常常想:「現在我牧養澆灌這一片教會,將來在天國裡我就能管十座城或者五座城,我就是千夫長、百夫長……」為此,我為主花費跑路不怕苦不怕累,任勞任怨,沒多久我就成為千人教會的領袖。每當看到講台下那麼多雙渴慕的眼神在關注著我,我就感到無比自豪,多年來出人頭地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覺得這樣信神才有意義。
1999年,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通過讀神的話語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我心裡既高興又激動,但又很為難,想到一旦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我就得放棄大帶領的地位,再也享受不到前呼後擁、眾星捧月的待遇了,我很不甘心就這樣放棄,就一直拒絕不願接受。後來,弟兄姊妹憑愛心一次次地和我交通,我明白了神兩次道成肉身的意義、目的,還有神三步作工的宗旨、人類的歸宿結局等方面真理,我更加確定這是神的作工,心裡就想:「我信主撇棄花費這些年,受了這麼多苦,不就為把主給盼回來嗎?如今多年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就算沒有地位,失去人的高看仰望,我也得跟上神的腳蹤。」幾番周折爭戰後,我毅然地放棄了我寶愛的地位,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因我追求的觀點沒有改變,沒有真理作根基,不知不覺我還是走上了追求地位的錯誤道路,經歷了神話語審判刑罰的作工,歷盡了心酸痛苦,我才看清追求名利地位的實質和後果,從而扭轉了我錯誤的追求觀點,一步步走上信神的正軌。
接受神的新工作不久,我就在教會裡盡上了傳福音的本分,當時聖靈大作工,我把幾十個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帶到了神面前。看到他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我高興得眼淚都流出來了,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同時在想:「誰能一下子傳過來這麼多人啊,還是我行!」緊接著,為使新人扎下根基,需及時澆灌真理。一次聚會中,整個過程都是以我為中心,不管新人提出什麼問題,我都一一給解答,弟兄姊妹聚精會神地聽著,眼睛都看著我,帶領也向我滿意地點頭。快要散會的時候,一個新人對我說:「姊妹呀,你今天交通得真透亮,解決了我以往信主時很多不明白的問題。」聽著新人誇獎的話,看著帶領對我讚賞的眼神,我外表鎮靜,心裡卻美滋滋地想:「別看你們是帶領,也不見得有我交通得好,傳福音澆灌新人是我的強項,別看我現在不是帶領,憑著我的恩賜和才幹,將來我肯定能當上帶領,說不定以後我還得牧養澆灌你們呢!」